林毅夫:西方主流经济理论无法放之四海皆准,我们应了解自己的情况
发布时间: 2019-08-26   来源: 观察者网

    【为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回顾和总结经济学的发展历程,推动经济学的理论创新和实践发展,近日,北京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举办了新时代学习大家谈活动,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研究院院长林毅夫教授围绕新中国成立70年的历史反思和经济学理论创新发表演讲并接受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期刊《行政管理改革》专访,重点就新中国成立70年来经济学的发展历史、实践探索、道路经验,特别是经济学的理论创新(新结构经济学)等话题作了介绍。】

《行政管理改革》:尊敬的林教授,您好!记得2008年您被任命为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负责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成为担任此要职的发展中国家的第一人。2012年在世界银行任期届满之后,您回到北京大学继续从事教学研究工作。先后创立了北京大学南南合作和发展研究院、新结构经济研究院,同时,您还是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研究院的教授和院长。可以说,您既是知名的经济理论研究工作者,也是新中国经济发展的见证人。

请您从新中国成立70年来经济学领域的研究发展情况,谈谈您在理论创新上的主要体会。

    林毅夫:我认为,中国经济学的理论创新要立足中国的实践经验,运用好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和现代经济学的研究范式。

    首先,新的理论来自于新的现象,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成绩是人类经济史上不曾有过的奇迹,这是理论创新的金矿。

    其次,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提出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的基本原理。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基础不同于发达国家,因此上层建筑的各种制度安排和政策措施应该也不一样。

在经济学研究上,以揭示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运用现代经济学通用的范式来研究中国现实的问题是推动中国经济学理论创新,提升中国话语权的关键。

《行政管理改革》:北京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副院长韩毓海教授认为,您今天讲的新结构经济学就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二版中引用过一个俄国经济学家对《资本论》的评论,说了他的研究方法,即把经济看作一个生命的有机体,他有各自不同的结构,有其产生、成长和死亡的过程;认为没有一个普遍的经济道路,只有不同的有机体之间的比较与共生。马克思本人对这个评价非常赞同。这应该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的核心,也是极其重要的思维方法。

您提出的新结构经济学可否说也是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和西方主流经济学研究范式相结合的理论创新成果?

林毅夫:以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并使用西方现代经济学的范式来研究在中国目前发展和转型阶段所遇到的问题是推动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创新和发展的重要方法。

马克思在其著作中分析了经济基础如何影响上层建筑,以及上层建筑如何反作用于经济基础,但是马克思没有进一步讨论作为经济基础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在现代经济中是由何种因素决定。所以,我提出了要素禀赋结构决定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进而决定生产力水平和生产关系的观点。可以说,这是对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在分析现代经济问题上的一个拓展和创新。

    《行政管理改革》:在上个世纪8090年代我们进入改革开放第二个阶段的时候,国际主流观点的新自由主义认为,经济要发展得好,就应该由市场来配置资源,才会改善资源配置的效率,才能够消除腐败和收入分配差距的根源。实践中,各国是如何通过改革调整,实践这种主流观点的呢?

    林毅夫:根据新自由主义后来形成的华盛顿共识认为,发展中国家改革的主要内容有三点。

第一,要市场化,由市场来配置资源。怎样才能由市场来配置资源呢?价格必须由市场的供给和需求的竞争来形成,然后由价格来引导资源的配置。如果说某种产品供不应求,价格就应该高。哪里供不应求代表那个地方的资源配置效率会比较高,如果价格高,资源就会往那个产业去配置,供给就会增加,然后价格就能够平衡。反过来讲,如果某种产品的价格下降了,代表供大于求,这种情况之下,资源应该退出那个产业,把退出来的资源配置到价格上涨的产业。

    当时发展中国家,大部分的价格是政府决定的。所以改革的第一个目标是市场化,价格由市场的供给跟需求决定,政府不应该干预价格的形成。从市场配置资源的必要制度安排来讲,这点好像很清晰,也很有说服力。

收藏】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