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政文化 > 史海摘萃
北周与北齐的四个差距,缩影了大国博弈的硬道理
发布时间: 2019-04-18   来源: 腾讯网

中国古代,如果要评选“老天最眷顾”的王朝,南北朝时代的北齐王朝,“呼声”一定很高。统治这个王朝的老高家,那是古代史上出了名的不着调。诸如“昏君”“暴君”“淫君”风格的荒唐事,北齐几代皇帝都干了个遍。但无奈人家命好,地处华北平原黄金地段,还有晋阳这样的“国际大都市”,哪怕皇帝天天糟,国力还是满血膨胀,简直要钱有钱,要打能打。

比起这好命来,北齐西边的北周,那真是出名的苦命。别看地盘不小,但其核心统治区关中平原,多年饱受战火摧残,连岐州这样的大州,也不过剩了三千来户。经济穷的叮当,人口军力都是绝对的劣势。撞上一天二地仇的北齐,更是常被摁着打。以至于每年冬天,北周一个“日常工作”,就是赶紧捣毁边境河流上的坚冰——就怕北齐踩着冰打过来。

可二十多年后的事,就生动诠释了何为“二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北齐衰的一天不如一天,北周却是一天强似一天,终于一代英主北周武帝威武东征,把北齐全境打包收走,以“反杀”北齐的方式,完成了一统北方大业。如此景象,堪称中国古代史上一场“神转折”。

为什么会有这神转折?看过下面这四条,其中道理,可不止限于南北朝。

一、什么才是更好的均田制

说到均田制,这剂抑制兼并的良方,可谓从其诞生之初,便成为历史上诸多帝王治国理政的杀手锏。其中包括北魏孝文帝拓跋宏、隋文帝杨坚、唐太宗李世民等一系列大神级选手。

既然经济上有这种“神器”般的存在,继承北魏衣钵的北齐和北周自然也没有不用之理。当然,从北魏开始,每朝每代为了标榜自己的独创性,也总是会在无关痛痒出变上一些小花样,由东西魏演变出来的北齐和北周也不外如是。

那么,夺得天下的北周,是不是有着更先进的制度保障呢?如果查阅史料,我们却可以发现,以不着调闻名的老高家,其在河清三年(公元564年)颁布推行的均田制才可以被称作无可挑剔,其制度的严谨程度甚至比盛世大唐还要精细!反而是北周的均田制规规矩矩,较几十年前北魏草创时期相比,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那么是什么让制度上存在着“代差”的北周,反手在经济上领先虎踞中原的北齐?答案在情理之外意料之中:执行!

均田制存在的根本意义即在于使依附农民摆脱豪强大族控制,从而保障国家赋役来源,然而北齐纵然是有着更先进的经济制度。但是在国内豪强势力大肆兼并土地之时,老高家放弃守护制度的尊严而选择了妥协,并使得与均田制相牵连的租调力役也受到严重冲击。而北周则从苏绰“尽地利,均赋役”原则提出后,便强行限制豪强的兼并,极力维护住自耕农这一最广大阶层的财产安全,使中央集权得到加强,从而让大力发展经济成为可能。

二、什么才是更给力的盟友

北齐的政治盟友主要有塞北的柔然、江淮的南朝、祁连山脉的吐谷浑。按理来说北齐和它的三个盟友,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包围圈,将北周政权牢牢禁锢在关中平原之内。

然而很多时候想统一天下,不是看你的实力有多强,而是看你的对手有多菜。北齐不仅自己家的皇帝不着调,它为自己选择的政治盟友也是一个赛一个的弱鸡。

南朝的无力,在侯景这位降将的叛乱中,便被表现的淋淋尽致。当时尚是西魏权相的宇文泰派遣军征讨南朝,轻而易举便夺得以襄阳为中心的“汉东之地”。随后南朝梁王室更是内讧不断,当时的湘东王萧绎为了登基称皇,昏招迭出引狼入室,让西魏兵不血刃便拿下整个巴蜀。占领长江上游的西魏,反手便挥师江陵,将刚登基的萧绎掳去关中。五六年的光景便成功送给宇文氏不下8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让偏居关中的政权实力直接翻倍。

南边盟友不给力,北边的柔然也弱的让人无语。曾经那个拿北魏当粮仓的草原汗国,被新崛起的突厥打的哭爹喊娘。西边的吐谷浑也就能在北周被围的时候打打助攻,其实力难以和北周真刀真枪的干一场,西魏恭帝二年(公元555年)的一场大败,便分分钟教吐谷浑如何做人。

与北齐四面开花的外交策略不同,北周的铁杆盟友只有突厥一个。但正是这个盟友的出色发挥,使得围绕着北周的包围圈被扯得支离破碎,更是逼得北齐不得不耗费巨资修筑长城,最终被“成功”拖垮了本国经济。

三、什么才是更高效的官员

继承北魏精华的北齐,也顺势得到了北魏立足中原数十年间所积累的人才班底,北齐能够在皇帝坑爹的环境下,一度保持蒸蒸日上的国势。靠的就是雄厚的人才力量。但这宝贵“财富”,在接下来的二十多年里,却被北齐一个坏毛病透支干净:腐败。

如果你要说北齐高家纵容腐败,那恐怕人人喊冤。北齐建国时,其负责弹劾腐败的御史台,建制就相当完备。御史台有绝对权力来监督官员,尚书台也有权力监督御史台,强大监察制度,也一度叫北齐的贪官们噤若寒蝉。可没几年,这好制度就给活活玩坏。北齐的历代皇帝,反贪经常看心情,虽说御史台常揪出贪官,但惩治贪污腐败的法律执行,却是缺失严重。抓住了贪官,经常就是降几级甚至批评教育一顿了事。比如北齐大臣元坦,卖官鬻爵的龌龊事干了一堆,也不过是降为刺史,然后再接再厉继续贪。

这样的情况,在北齐二十八年历史里,也绝非少数。勋贵武将们贪污腐败,也成了日常现象,简直到了“时勋贵多有不法”的地步。到了北齐晚期,除了受贿和侵夺外,北齐官员的腐败也五花八门,比如直接盗窃国家财物。以《北齐书》记载,北齐的六州大都督直接侵占官田,北齐大臣段孝言连皇宫的果木石料,都拉回家盖私宅。又比如违法牟利,齐州刺史崔季舒,就直接操纵北齐和南方的互市贸易,赚的盆满钵满。

这样腐败的王朝,又有什么战斗力?

相比之下,北周在这条上,却是远远走在前头:早在宇文泰时期,西魏(北周)就颁布了著名的《六条诏书》。其中的“清教化”“擢贤良”“恤狱讼”几条吏治政策,一直是北周的施政纲领。整个北周时代,这个王朝都保持着对官员严格的监督,以及日常定期的考核,清官能臣层出不穷。高效廉洁的官员队伍,促成了国家发展的加速度。

四、什么才是更强劲的军队

都说现代战争拼的是经济,但在古代只要有着一支无敌的军队,便绝对能横扫四海八荒。北齐便有着这种精兵,而且还不止一支!北齐的军队战斗力一直不差,其军队分别由鲜卑人和汉人构成,双方泾渭分明互不统属。

文宣帝高洋登基伊始,便从国内的鲜卑兵与汉兵中分选精锐组建“百保鲜卑”和“勇士”,这两支军队都经过了沙场战阵的考验,为国家建立不世之勋。然而坏就坏在北齐这两支军队都很强,按照《北齐书》的说法则是“胜则争功,退则推罪”,双方谁都不愿意给对方当垫脚石。而战场之中瞬息万变,互相扯皮的结果就只能是贻误战机一败涂地。

和北齐空有强军不同,北周在军事体制方面进行了一次足以影响历史进程的重大改革。宇文泰在西魏时期即仿照鲜卑拓跋早期部落兵制,为隋唐帝国开启了府兵制的大门。按照何兹全、张国安两位先生编撰的《魏晋南北朝史》说法,府兵制“以八柱国统领全部军队,一个柱国就相当于一个部落酋长”,其通过人为力量将士卒凝聚在一起。家长制的作风用在军队之中,足够让军队做到“军令严明,法令齐肃”,而这使得狭小贫瘠的关西之地,又一次养育出一支横扫六合的虎狼之师!

律法严明促进经济繁荣,眼光独到选择强大盟友,文职的官员更加的文明,浴血的军队更加的野蛮。有这四个差距存在,北周何愁不能反杀仅有“苍天眷顾”的北齐!

收藏】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