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政文化 > 史海摘萃
冲冠一怒为红颜?郭沫若:吴三桂是机会主义者
发布时间: 2019-12-30   来源: 新浪网

因为优柔寡断的性格和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个性,崇祯一直错失良机,他也一直没有调吴三桂进京来勤王。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初,当农民军逼近京城后,崇祯终于坐不住了。

三月六日,崇祯下令让吴三桂放弃宁远、入京勤王,封他为平西伯,命他“星夜驰赴山海,率兵入关”。

由于史料匮乏,吴三桂收到这份命令后,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不得而知。在我的眼中,他应该是既兴奋,又沮丧;既激动无比,又悲伤不止。

毕竟,吴三桂一直等待撤离宁远的命令,他早就想离开这个苦寒之地了。同时,以三十三岁的盛年之身,就能获得其他人奋斗一生都无法得到的伯爵身份,这让吴三桂欣喜不已。然而,朝廷封他平西伯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就是让他去打农民军,让他去死。

对于朝廷的这个任命,吴三桂痛苦无比。毕竟,吴三桂清楚地知道,用自己十数万军队,去攻打百万之众的农民军,无疑就是以卵击石,主动找死。这样的结果,只能让他徒自伤悲、痛苦不已。

最终,对于这个任命,吴三桂采用了一种消极的办事方法,他能拖一拖,就拖一拖;能不去,就不去。

为了拖延时间,吴三桂把当地的五十万居民打成了一个大礼包,率领他们进入关内。

整整五十万民众随军逃难,一路之上妇幼老弱啼哭不断,拥塞于道,每天行军不过五十里。当然,对于为何要携带这些百姓,吴三桂也给了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这些都是大明王朝的子民,臣不忍弃他们而去,只能携带他们进入关内。

其实,吴三桂的这个说辞,完全是拖延时间的借口罢了。要知道,如果他学习当年的袁崇焕,他完全可以留下步兵保护百姓,自己亲率骑兵日夜兼程入关,去救皇帝。

宁远距离山海关不过两百里,若吴三桂全力前进,他完全可以日行一百余里,两天之内就能赶到山海关。然而,他却没有这么做,吴三桂是三月六日从宁远出发的,结果十六日他才到山海关。这么短的路,他愣是走了十天!

用了整整十天时间,晃晃悠悠到达山海关后,吴三桂还是没有继续前进的意思。他上奏朝廷,以需要安置百姓为由,恳请“安歇家口五日”,又耽误了五天时间。

对于吴三桂这种行为,崇祯虽然恨得咬牙切齿,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毕竟,吴三桂已经动身了,这在崇祯眼中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要知道,崇祯此次下达的勤王旨意,除了调遣吴三桂外,还命令平贼将军左良玉、山东总兵刘泽清、河南总兵许定国,以及黄得功、刘良佐等人一起来勤王。若他们都能率军来京城,一起抵御李自成,明朝到底能不能灭亡,就真的“未可知也”了。

然而,对于皇帝的急诏,刘泽清故意从马上摔了下来,以受伤为由,借故不奉召。而左良玉、黄得功和许定国等人的态度更绝,他们对于崇祯的圣旨不理不睬,就当没有收到这封求救信。

国家安危之际,得此大臣,崇祯当时的心情就可想而知了,也难怪他会发出“大臣皆可杀”的感叹。对比这些武将,吴三桂还算是一个忠孝之士了。

在吴三桂的消极怠工下,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耗下去了。当时间耗完后,不管是他,还是崇祯,都得到了真正的解脱。

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十九日,就在吴三桂“安抚百姓”期间,李自成攻陷了北京城,崇祯以身殉国,明朝亡国。

伴随着明朝这家公司的破产,吴三桂终于解除了合同,恢复了自由之身。然而,虽然自由了,但吴三桂一点也不高兴。因为,他失去了饭碗,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对于他而言,所谓的进京勤王已经毫无意义了,他只能掉转马头,率军返回山海关。“屯兵不进,未有所决”,他什么都不干,就安心等待买主上门,准备再次上岗。

吴三桂清楚地知道,像他这样资本雄厚、位高权重的将领,是不可能失业的。毕竟,他麾下拥有四万大军,其中三千人是精锐的关宁铁骑,他还镇守战略要地山海关,这些都是他的本钱,是他再次成功的重要资本。

就这样,即使明朝灭亡了,吴三桂也毫不担心,他就安心地待在山海关,不采取任何行动,等待时机,准备重新上班。很快,吴三桂就收到了一份“面试通知(劝降信)”。这个决定录取吴三桂的“公司”,就是李自成的大顺政权。攻陷北京城后,李自成虽然干了很多蠢事,但有一件事情,他自始至终都清楚无比。那就是——必须正确看待吴三桂,以及他在山海关的那些雄兵。

李自成知道,吴三桂的归属问题,对大顺政权至关重要。吴三桂麾下的那些精兵猛将,是农民军的一个大敌;吴三桂镇守的山海关,那是明朝首都的前线屏障;反之,山海关也是攻打北京的前线阵地。

在这种背景下,吴三桂进,可以威胁北京城;吴三桂守,可以凭借山海关自保;吴三桂退,他可以联系清军,打开......李自成根本不敢往下去想。

在这种背景下,吴三桂成了李自成的心腹大患。他为此寝食难安,必须除之而后快。

《平吴录》记载,为了除掉这个心腹之患,李自成召开会议,询问大臣解决之策。

在这个会议中,丞相牛金星、军师宋献策进言道:“如今天下大势,陕西、山西、河南、湖北等地,皆在掌握之中。长江以南,也可传檄而定。唯独这个山海关的吴三桂,是我军的一个心腹大患,必须解决,否则我军衽席不安。”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军士们提供了两个方案。第一,用武力消灭吴三桂,彻底解决这个心腹大患。第二,和平招抚吴三桂,用高官厚禄劝其归顺,解决这个心腹大患。这两个解决方案,前者费钱、费事、费人,还得流血;后者费钱,却不费事,不费人,而且还有很高的成功率。毕竟,大顺取代大明后,已经证明了其正统的地位,如今人心所向。吴三桂镇守山海关,不过是一支孤军罢了,若想生存,他只有投降一途。此外,军士们认为招降吴三桂,还是很有把握的。因为,吴三桂的家眷就在京城,他们是成功招降吴三桂的本钱。

就这样,在一番讨论后,大顺君臣达成了共识,准备招降吴三桂。于是,李自成厚待了吴三桂的父亲吴襄,命他写了一份劝降信,劝吴三桂投降。

《明季北略》等文献记载,吴襄写的这封劝降信非常长,但其中有一句话,写得非常好,堪称一语中的——“天命难回,吾君已矣,尔父须臾。呜呼!识时事者可以知变计矣。”

识时事者,可以知变计矣......没错,识时务者,才是真正的俊杰。得到这封劝降信后,李自成派降将唐通出马,带领四万银两前往山海关,用来招降吴三桂。看见父亲的信和这些钱后,吴三桂将做何选择呢?

投降大顺

自从大明王朝灭亡后,摆在吴三桂面前的就剩下四条路了。第一,自立为王;第二,投降南明;第三,投降大顺;第四,投降大清。

那么,吴三桂将如何选择呢?第一条不能选择的,就是自立为王。诚然,吴三桂很有实力,他手下有数万弟兄,还有明朝最精锐的关宁铁骑。但吴三桂清楚地知道,就这几个人、几条枪,还想在乱世中自立为王,这不是扯吗?清醒一下,别痴人说梦了。

自立为王,不能选;投奔南明,更不可取。

虽然在吴三桂眼中,若像其他明朝将领一样,国家灭亡后,投奔南方建立的南明政权,也不失为一条良策,但这里的问题是,吴三桂就是想去,他也去不了呀。

毕竟,李自成已经占领了黄河地区,吴三桂若想去南方,他将如何突破这片敌占区呢?何况,自己的部下都是辽东人,他们肯背井离乡、抛却故土跟随吴三桂去南方吗?恐怕,若吴三桂真打算南下,他都走不出辽东,部队就得哗变,自己就成一个光杆司令了。

自立为王不能选,投奔南明不可取,摆在吴三桂面前的只剩下两条路了。是投降李自成建立的大顺政权呢,还是投降多尔衮摄政的大清王朝呢?这个问题,确实需要好好地思考一番。最终,在思考了数天后,吴三桂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投降大顺政权。之所以这样决定,原因有二。

第一个原因,血缘。

吴三桂之所以选择大顺政权,是因为跟多数人一样,他不愿意投奔一个蛮夷政权。毕竟,李自成建立的,好歹是汉人的王朝,投奔了女真,就成为蛮夷的子民了。

第二个原因,现实。

吴三桂清楚地知道,他一直与大清王朝交战,他所有的功绩都是用大清王朝将士的血积累的。按照他父亲所说“吾与北兵结仇深,势难归北”,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能与大清将士一起把酒言欢。毕竟,他们之前的仇恨太深了,绝不能够轻易化解。

综上所述,吴三桂选择了弃清亲顺,他准备归顺李自成。何况,在他的眼中,李自成对自己还不错呢。自己什么功劳都没有,李自成就对自己加官晋爵(尔来不失封侯之位),还送给自己四万银两。这么好的主子,哪里去找?

吴三桂终于下定决心,他给父亲回信,决定投降大顺政权。“知已归降,欲保家口,只得降顺,达变通劝,方是丈夫”“国破君亡,儿自当以死报,今吾父谆谆告诫以孝子督责,儿又不得不面遵严命”......

就这样,在这番假模假样的说辞下,吴三桂给自己投降找到了一个合理的借口,他“托于父命”,就此投降了大顺政权。

郭沫若先生说吴三桂是一个“标准的机会主义者”,真可谓看透了这个人。当然,吴三桂虽然同意了归顺,但他还是有很多顾忌的。毕竟,他不知道自己的三军将士是什么意思呀!万一这些将士还忠于明朝,岂不是弄巧成拙?于是,吴三桂布了一个局,打算试探一下部下的思想。

《流寇志》记载,为了试探部下,吴三桂下令开会,他对部下们大喊道:“都城失守,先帝宾天,三桂受国厚恩,宜以死报国。然非籍将士力不能以破敌,今将若之何?”

听完吴三桂的话后,诸将皆沉默不语。吴三桂大声询问了三次,诸将也无人作声,不知该如何回答。

见部将无人表态,吴三桂叹了一口气,大声喊道:“闯王势大,唐通、姜瓖皆降,我孤军不能自立。今闯王使至,其斩之乎,抑迎之乎?”

一听这话,众人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大帅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让我们跟李自成为敌呢,还是欢迎他的使者呢?

就这样,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情况下,众人只能齐声回答了那句基本上没有责任的话——“今日死生,惟将军命!”

是呀,我们的生死,就全听您这个顶头上司的了。毕竟,在大家眼中,拿不定主意,就去找领导。虽然领导也未必英明神武,但他却能背了这口黑锅。

就这样,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后,吴三桂下令接受李自成的犒赏,正式投降大顺王朝。他把山海关的守备工作交给了大顺使者唐通,就高高兴兴地出门了。

恸哭六军俱缟素

投降了大顺政权后,吴三桂率领部队开赴京城,准备谒见李自成,去跪拜这位新君。行军途中,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吴三桂还到处张贴告示,告诉沿途的百姓——“本镇率所部朝见新主,所过秋毫无犯,尔民不必惊恐”,等等。

就这样,兴高采烈的吴三桂一路奔北京而来。然而,顺治元年(1644年)三月二十七日,吴三桂抵达永平(今河北卢龙县)西沙河驿站时,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改变了他的想法,最终让他背顺归清。

根据《庭闻录》《小腆纪年附考》等史料记载,吴三桂在西沙河驿站休息时,遇到了从北京逃离出来的亲信。这些亲信告诉了他三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第一,李自成发动了一场比饷运动。如今,吴家在京城的家被李自成抄了,吴襄也被李自成抓了。

第二,吴襄被抓后,在狱中天天被拷打,即使交了五千两银子赎罪,也无济于事。如今,老爷子快被打死了。

第三,爱妾陈圆圆被农民军掳走了,已经成为别人的妻子了。

这里解释一下,掳走陈圆圆的人,到底是李自成,还是李自成手下的大将刘宗敏,由于史料矛盾,很难定论。有些史料说“三桂侦知,陈沅为刘宗敏所得”;也有史料说“李自成抄吴襄家,得陈沅,悦之,欲立为妃”。

当然,不管是谁掳走了陈圆圆,结果都是一样的,这些人彻底惹怒了吴三桂,迫使他做出了一个改变历史的决定。

听完亲信汇报的三件事情,特别是第三件事情后,吴三桂勃然大怒,他对天大吼道:“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何面见人耶?”说完,吴三桂下令全军停止前进,掉转马头,返回山海关,他彻底与大顺王朝决裂了。

其实,所谓的“冲冠一怒为红颜”,完全是后人杜撰的结果,根本不是当时的历史事实。

熟读史书的人知道,记录吴三桂那些糗事的书,比如《庭闻录》《小腆纪年附考》等书,都出自清朝中期或晚期。当时,吴三桂已经三次背叛君主,成为一个遗臭万年的人了。因此,为了丑化吴三桂,这些书加入了很多不符合历史的情节,把吴三桂塑造成一个只爱美女、不爱江山的小人。

翻看更早的历史,我们就能发现一个完全不同的历史。

清朝康熙十年(1670年)出版了一本书,叫作《明季北略》。此书问世时,吴三桂尚未谋反,因此,这本书记录的内容,很可能才是真正的历史。

自成入京,刘宗敏系吴襄,索沅,不得,拷掠酷甚。三桂闻之,益募兵七千。三月二十七日,将自成守边兵二万尽行砍杀,止余三十二人,贼将负重伤逃归,三桂遂居山海关。

——《明季北略》

这段文字明确告诉了我们,李自成进入北京后,刘宗敏虽然垂涎陈圆圆的美色,但他没有得逞。那么,既然刘宗敏没有得逞,陈圆圆也没有失节,何来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之说呢?因此,当时的真实情况是,吴三桂得知父亲被抓,还被“拷掠酷甚”后,这才愤怒地造反,与大顺王朝彻底决裂。其实,当李自成、刘宗敏等人骚扰陈圆圆那一刻起,吴三桂就必须造反了。即使留下一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说法,他也必须要干了。

因为,我从来不认为,吴三桂“为了女人而造反”的事情,是一件需要被千夫指、万夫骂的事情。若我们是吴三桂,在那样的处境,也一定会造反无疑。看看吴三桂当时的处境吧,家被抄了,父亲被抓了,自己的女人被抢走了。大丈夫无法保护自己的妻儿老小,这已经是最大的耻辱了。难道说,还要让吴三桂对抄了自己家的人俯首称臣、对抢了自己女人的人心悦诚服,把抄家、抢老婆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这才是正常的吗?

大顺政权抄了吴三桂的家、抢了吴三桂的女人,就等于是在逼迫吴三桂造反了。这种情况下,假设吴三桂不造反,才是一件稀奇古怪的事情。

当然,即使吴三桂不造反,在李自成那个比饷运动下,其他人也会去造大顺政权的反。这是历史的必然,也是大顺政权自作自受的结果。

促使吴三桂降而复叛大顺政权的原因有很多,也非常复杂。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这个政权严重地侵害了吴三桂这些人的利益,所以他们不得不反。

伴随着吴三桂的造反,历史随后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收藏】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