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政文化 > 史海摘萃
欧阳修的政绩观
发布时间: 2018-09-29   来源: 学习时报

良好的家风传承

  欧阳修的父亲欧阳观,勤奋好学,50岁的时候考中进士,出任道州判官,其为人刚正不阿,为官清正廉洁、勤政为民、匡贫济困。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欧阳观去世后,其政绩仍为人所称道。

  此时,年幼的欧阳修追随二叔欧阳晔,在欧阳晔身边深受其品质之风熏陶。欧阳晔在中了进士之后,担任地方官。欧阳晔为人处世的各种行为,深深影响了欧阳修。欧阳晔担任随州推官时,恰逢灾荒,大洪山奇峰寺上百个僧人却囤积大量粮食。京西路转运使怀疑这些僧人囤积居奇、哄抬物价,命令欧阳晔前去查封僧人所囤积的粮食。这些僧人闻讯后,非常惊恐,给欧阳晔送来白银千两,请求其手下留情。欧阳晔拒收贿赂,难能可贵的是他还能为僧人着想,告诫僧人只要把囤聚的粮食卖给官府用来赈济灾民,就会没有灾祸。这些僧人高兴地答应了。欧阳晔的决策,既免了僧人之灾,又让官府收购僧人囤聚之粮,让饥民免于饿死。

  欧阳晔廉洁求实的作风给欧阳修深刻的影响。欧阳修之母在欧阳修长大之后对他说:“你想了解你父亲吗?看看你二叔就可以了。他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很像你父亲。”

  欧阳修的母亲郑氏对欧阳修要求非常严格,不仅教儿子读书学习,而且还把欧阳观生前为官的“廉”、奉亲的“孝”、从政的“仁”,传授于欧阳修。当时家庭贫困,为了鼓励欧阳修养成爱学的习惯,郑氏虽然没钱购买笔墨纸砚,但是,想方设法地创造条件让欧阳修学习。郑氏拿家乡的荻草为材料制成笔,以沙盘为纸,让儿子欧阳修认字写字,这就是流传至今的“欧母画荻”的故事。郑氏让儿子欧阳修诵读《毛诗》《春秋左氏传》等经典书籍,培养孩子清朴思想。史书记载了欧阳修之母郑氏教育其子的情形:“母郑,守节自誓,亲诲之学。”欧阳修在母亲影响下,主动积极地去读书,经常跟邻居借阅书籍,终为其后来成为大文豪奠定基础。“吾家又贫,无藏书”的欧阳修看到邻居“有弊筐贮书在壁间,发而视之”,得“唐《昌黎先生文集》六卷”,借阅后,回家潜心研读,终有所获。

识见高对策实

  1044年4月,宋仁宗委派欧阳修赴河东路巡视考察民情。临行前,欧阳修上书宋仁宗,请求皇帝向河东路颁发诏令,此次巡视,沿途官员不准出城迎送,不准奢华接待,一切宜简,不能给基层加重负担。在巡视河东路及周围地区过程中,欧阳修能够在掌握真实民情民意基础上,通过给皇帝上折子,提出科学的解决对策,进而为化解民忧奠定基础。欧阳修来到绛州等地的时候,老百姓前来倾诉,过去从近处解池领取蚕盐,后来官府下令,让百姓去远处三门这个地方领取蚕盐,由于路程较远,又是农忙季节,有的百姓交纳盐钱、放弃领盐,结果官府竟然不答应,强迫百姓前往三门领取蚕盐。欧阳修了解这个情况后,给宋仁宗写了一个折子《免绛等州人户远请蚕盐牒》,不仅反映了百姓的苦楚,而且请求朝廷允许百姓交纳盐款后放弃远程领取蚕盐的任务。

  欧阳修来到芦洲的时候,发现有一些县人丁稀少、土地荒凉、诉讼很少,不值得配有县名,浪费了执政资源。欧阳修据此上奏朝廷,建议朝廷能根据实际情况,撤销这些县的建制,裁减官员,减百姓负担。这些识见高对策实的意见,虽然当时朝廷没有采纳,但是得到后来统治者的采纳,并取得了良好效果。随后,欧阳修来到麟州,亲临黄河之边,通过询问戍卒、考察地形,经过权衡和思考,给朝廷上书,认为麟州“城壁坚完,地形高峻,乃是天设之险,可守而不可攻”,不赞成迁废麟州之举,而应该保留麟州建制,减少常驻士兵,提升士兵质量和战斗力。朝廷采纳了欧阳修这一建议,麟州得以保全,宋朝西部边防有了一道坚实的屏障。

宽简待人 不图虚名

  1048年,欧阳修在扬州为官的时候,刚上任,就给前任扬州行政长官韩琦写信:“遵范遗政,谨守而已。”他在扬州的施政方向是继承韩琦的施政风格,宽简待人,不图虚名,遵循规律,讲求实效。这种继承前任施政风格,坚持功成不必在我原则,与欧阳修一贯提倡的理政务简思想是相吻合的:“夫理繁而得其要则简,简则易行而不违。”欧阳修的理政务简思想不是消极不为的,而是积极进取的,是力求高效的。他在扬州为政,吏治井然有序,百姓安居乐业,扬州人在他离开之后为他建造生祠。

  1058年6月,欧阳修权知开封府。欧阳修的前任是有名的包拯,以威严刚毅著称于世。欧阳修的施政风格却是宽简,当时被人诟病,指称他不能够与包拯相提并论。然而,宽简不是不作为、乱作为,而是按照规律和法则办事。包拯的威严是对非法官员,然其亦有宽舒一面,是对百姓而言;欧阳修的宽舒是对百姓而言,然其亦有威严一面,亦是对非法官员而言。从这一点上看,欧阳修继承了包拯施政的某些风格。欧阳修上任后,面对京师权贵有恃无恐的违法现象,非常痛恨,并决定予以严加惩罚。当时有个宦官叫梁举直,私自动用官兵,触犯法律,被交付开封府处置。当时,宫中传出口令,希望欧阳修能够对梁举直法外开恩,宽舒其罪。欧阳修顶住压力,最终将梁举直绳之以法。欧阳修在《论梁举直事封回内降札子》中对“曲庇小臣,扰屈国法”的行为进行痛斥,入情入理地批判宽舒罪过是不值得提倡的,也是不允许的事情。从中可见欧阳修“威严”的一面。

收藏】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