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要管住货币,回到审慎金融
发布时间: 2018-07-10   来源: 虎嗅网

开会之前我碰到了一位年轻的朋友,杭州人,在杭州做金融科技。他跟我说现在市场上找钱很困难,因为强监管环境下,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投资预期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现在很流行说“脱虚向实”,因为脱实向虚成为了国名经济中出现的不太好的现象,比如制造业公司利润越来越薄,转做房地产,转做金融,转去买矿。这也已经上升到政策层面,提倡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这本身说明金融不是实体经济。

但是,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一个基本概念,什么是实?什么是虚?

物质生产叫实吗?如果物质生产是实,所有的服务都成了问题。满街跑的快递小哥的活动是虚还是实?从实的角度,来看这个行为只是让物体发生了位移。可是如果没有这个活动,所谓非常实的生产,就没有终结,因为生产最后进入消费才可以。

当然也会讲到 Virtual Economy,是互联网中的虚拟现实,以及增强现实,戴上眼镜看起来像真的一样,但是在物理世界中没有。这是实还是虚?

所以虚实的界限有很大的问题。

我们先来看一个案例。我们来看一只羊,羊当然是实的,但事实上,当我们讨论羊的价格的时候非常虚。英国《每日经济报》中有一个报道,说中国有一只羊卖到160万英镑,相当于一千多万人民币。我去新疆就特地去看了那只羊,它叫刀郎羊,体型非常高,是本地羊和阿富汗的羊杂交。耳朵非常大,可以下面打一个结,尾巴是双尾,最优品种双尾是白的。

这只羊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但是几百只本地羊加起来的价格都买不起这样一只羊。然后就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养羊人觉得既然价格还在涨那,那我过一段时间卖。不断有人上门问,5万买进的羊,过两个月就会有人出价25万。如果他说不卖,他就出价50万。最后, 当地人通过这样的学习掌握了金融的知识——你只要说不卖,价格就上涨。

在这个现象中,虚实是一体的。

物理学帮不了忙,用原子有没有变化区分实和虚?恐怕不行。经济学里的古典经济学大概有一个概念可以帮忙。古典经济学从亚当·斯密之后一直讨论在 Exchange Value 和 Use Value,一个物有使用价值,同时有交换价值。

读《资本论》就知道,商品两重性。注意这是同一商品身上的两种属性,不是分开的两个东西。 从使用价值来讲都很实,包括服务业使用价值也很实,小哥不去跑的话商品就不会到我们手里,就不能完成消费过程。生产到消费全经济过程没有结束。所有服务听一场音乐听完就没有了,但享受非常实。

但是从交换价值来讲,麻烦就来了,一只羊值多少钱,小哥跑一趟值多少价,水卖多少钱,电脑卖多少点。小米非常实,它卖智能硬件,但是一估值就虚了,小米到底值多少钱? 到底是600亿美元,还是800亿美元,还是更高,还是更低,这由看法决定。

人们对一个东西的价值衡量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

第一,我们衡量东西价值的时候离不开货币,货币的币值稳定吗? 如果评估服务、产品、实物的过程持续时间越长,币值稳定不稳定对估值和交换价值的影响越大。

第二,千千百百种不同的商品和服务,需求供应是否有弹性? 意思就是如果有人要买,这样东西可以被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那物价形态是一种形态。如果有需求,但是供应有瓶颈,无法满足产品或服务的需求,那价格是另外一种形态。例如刀郎羊,当大量的需求集中到一个地方的一个小品种的时候,失去了供应弹性,所以价格曲线直线上涨。

第三,预期。 一个物品的价格如果持续上涨,人们会判断它还会上涨,这个预期一旦形成,消费行为、投资行为就会发生变化,甚至会发生大量的借贷行为。预期一项东西的价值会持续上涨,借钱生成资产非常有利可图,每一个在中国买过房的同胞都知道,这是现实交给我们的金融指示。当很多人卷进预期的时候,杠杆加高是必定的趋势。

收藏】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