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政文化 > 史海摘萃
古代书画“纸一千绢八百”的真与虚
发布时间: 2018-06-15   来源: 中国财经报

多年来,在中国文博界书画鉴定上有一种流传很广的说法:“纸一千,绢八百”,意思是“纸最多保存一千年,绢丝最多保存八百年”。因为此话出自中国文博界书画鉴定专家之口,很多人相信这种说法是“真实”的,并且把这种观点当作“真理”广为传播。所以,他们凡是看到民间有疑似千年、八百年的中国古代绢本纸本书画作品,不问青红皂白的否定,否定的“依据”就是“不符合专家的中国古代书画鉴观点。其实,我们只要稍微思考一下,就会明白“纸一千,绢八百”的说法其实是非常荒谬的。

  逻辑学的“充足理由律”告诉我们,一个论点确立,必须有充足的理由,理由必须真实和充分,才能够证明其论点的正确性。如果有一个或几个与之相反的事实对其论点不支持,其论点必定是错误的。

  比如:国家的博物馆馆藏里,中国古代书画作品千年以上的纸本、八百年以上的绢本是有的,为什么他们不说是“假的”呢?比如留存下来的王羲之、怀素、张旭、颜真卿、宋徽宗的作品。

  又比如,中国之外的英、美、日等国,他们的博物馆也有千年的中国古代纸本书画作品和八百年的中国古代绢本书画藏品,为什么也不说是“假的”呢?比如董源《溪岸图》、李公麟《孝经图》等。

  再比如,40年前,湖南长沙西汉马王堆出土的绢丝衣物至今已有2000多年,出土时几乎没有老化,也没有腐烂,也没有证据证明是近八百年内有人放进去的,与“专家”的观点相悖。对同一实物如果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至少有一个说法一定是错误的,这是常识。也许“专家”会说,因为保护的方法得当,中国古代纸本绢本书画能够保存的时间比较久。民间不懂怎么保存,所以保存的时间不会很长。如果是这种思维模式得出的“纸一千,绢八百”的“结论”,无疑也是幼稚和荒谬的。

  更有甚者,个别所谓的书画鉴定“专家”,把清朝晚期珂罗版印刷的中国古代书画当作“真迹”去坚持不懈地宣传,不管他们出于无知,还是出于其他不能明说的什么原因,目的就是让国人堕入云里雾里,找不到“北”,只能相信他们说的话,以维护他们的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的“话语权”。“专家”久而久之的错误输出、导致民众错误接收,结果呢?很多的人心理上“忽略或否定”了中国古代书法绘画的大量存在的客观事实,而把复制品当作真品去崇拜。(民间收藏大家张晓平先生、马世川先生等对清代“珂罗版印刷”的中国古代书画做过深层次的研究和探索,并有学术文章发表,值得一读。)少数“专家”坚持错误,长期混淆黑白,掩盖真相的做法,遗害子孙,不利于增强国人的文化自信,与党中央带领我们践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战略背道而驰。

  马克思主义哲学观点告诉我们:任何事物的个别性不能够代表一般性,一般性也不能够代表个别性。如果混淆了“个别”和“一般”这两个不同的概念,必然会犯低级的逻辑错误;如果用错误的观点去指导“鉴定”中国古代书画肯定,其方法肯定是错误的,其“鉴定结论”必定是荒唐的,也是可笑的。

 

 

绢本山水  宋· 米芾 /  画

 

 

敷色纸本花鸟  宋 ·  徐崇嗣 / 画

收藏】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