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政文化 > 财经文苑 > 文学
一代财政学家崔敬伯先生的诗华人生
发布时间: 2018-04-09   来源: 中国财经报网

  崔敬伯(1897-1988)是我国著名财政学家,一生颇具传奇色彩。解放前以及新中国成立后,他长期在燕京大学、北平大学、中央大学、南京金陵大学和北京大学等著名高校从事教学研究,其间,又在新旧中央政府从事财政管理工作达20年之久,最终作为一位“教书匠”在中央财经大学“叶落归根”。他是中国现代财政理论和财政学科的奠基人之一,也是新中国税制系统的创立者之一。

  吴敬琏先生评价他说:“崔敬伯先生是我国著名财政学家,民国时期因博学笃志,备受学林称誉。新中国成立后,参与新税制的建立,但终因政治运动而长才未展。”著名经济思想史家胡寄窗也称崔敬伯先生在上世纪20年代就在财政学界“享有良好声名”。

  遗憾的是,因历史原因,这样一位著名学者却长期被学界和社会所遗忘,直到2015年,搜集了崔敬伯先生400余篇文献的《崔敬伯财政文丛》出版,其盛名才又逐渐为人所知。

  崔敬伯先生不仅在财税理论和实践领域颇有建树,还是一位诗人,不同时期均有诗作言志抒怀,只不过他自谦为“寄趣”。今年是崔敬伯先生诞辰120周年。此时,重读这些“寄趣”诗作,不仅得以窥见先生的理想和情怀,更能够了解到中国现代财政发展的风云变幻。

  1931年“9?18事变”爆发时,先生正在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留学。听闻国难,他毅然决定中止学业,提前回国。诗作《中夜不眠起望笼月识感》记录了他焦急的心情:

  沙场战血犹飞溅,劫后余生倍楚酸!隔海若闻金戈响,彷徨永夜不成眠。  

  回国后,先生先后在北平大学、燕京大学、中法大学和中国大学任教,并于1934年进入北平研究院任秘书及研究员,1935年任财政主任,开创了我国财政学科的高等专门研究。

  全面抗战爆发后,先生于1938年至1945年,担任民国政府财政部川康直接税局局长,其间参与起草了中国第一部《所得税法》,是我国所得税、遗产税主要创立者之一。他任职期间,兢兢业业,为政清廉,并曾作《八年感悟》感慨系之:

  川康办税八年,归来两袖清风。只知抗战为国,死生一任天公。曾历千山万水,几经花谢花开。地道勤劳本色,天然潇洒襟怀。 

  1945年9月,日本投降,国共双方于8月份起在重庆进行和平谈判。11月14日,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在当地发表,引起强烈反响。其时,身在国民政府的崔敬伯先生发表和词一首,引起社会关注:

  一夕风横,八年血浴,万里萍飘。看旌旗到处,惟余榛莽;衣冠重睹,仍是滔滔。米共珠殊,薪同桂贵,早与天公共比高。抬望眼,盼山河收复,忍见妖娆。  

  名城依旧多骄,引无数雄儿尽折腰。惜蒿里鹑衣,无情点缀;泥犁沟壑,不解风骚。千载良时,稍纵即逝,岂是颓梁不可雕!天醉也,看今朝如此,还看明朝!  

  1948年10月,对国民党失望已久的崔敬伯先生登报声明,不再担任之前当选的国民政府立法院委员一职。随后,应李达电邀赴长沙湖南大学任教。这年年初,他曾作诗一首《丑奴儿?辞岁》,表达了自己对于时局的态度:

  人间到处崎岖甚,如此流年,如此流年,浊酒一杯洗足眠。  

  时间兀自无穷尽,且看明年,且看明年,旋转乾坤别有天。  

  1949年9月,先生受邀赴京担任新中国的财政部税务总局副局长。他参与修正了国民党时期的旧税制,参与起草建国后新中国第一部税法,确定了我国税制体系,为新旧政权的顺利交接起到了重要作用。其间,他写了《水调歌头?财政与金融》抒发自己对于新中国财政工作的热爱和期待:

  金融与时政,相得而益彰。分配流通并重,周转靠银行。太公九府圆法,管仲弘羊心计,平准古称扬。社会主义好,领袖党中央!  

  重核算,节成本,建规章。钱如流水,刘晏马上总思量。洪范五福先言富,民富蔚成国富,源远自留长。转亏增效益,四化展辉光! 

  新中国成立后,除了行政工作,先生按照中央领导的要求,着手进行新中国财经干部队伍和财经院校的建设,在北京大学等院校兼职授课。白天在城里上班,夜晚出城授课,《采桑子?夜课》记录了当时忙碌但充实的工作情况:

  匆匆来去一宵隔;红日衔山,明月衔山,迎我出城照我还。  

  华灯高照明寒夜;炉火一团,英气一团,满座青年红果园。  

  1955年至1958年,他兼任中央财政干部学校副校长、学术委员会主席,主抓教学和科研。1958年后,他不再担任行政职务,主要精力便放在研究和教授中国财政史方面,并于1979年和王子英教授一同出版了建国后第一部通用教材《中国财政简史》。对此,他有诗纪念:

  导师谆嘱读历史,我辈应研财政史。忆苦至今永向前,通晓前天与昨日。国家存在要财政,数千年来已如此。封建王朝自废兴,剥削斑斑血成紫。半封半建祸益烈,敲鼓吸髓宁有止。农民革命起复落,三座大山压欲死。共产健将揭红旗,彻底翻身荡渣滓。自此剥削付灰尘,人民财政从兹始。长夜沉沉如噩梦,红日当空近在尺。光明黑暗两对照,谁使吾民骏足驶!苦尽甘来热泪盈,回首前尘堪发指。读史令人恨之至,抚今方知爱之旨。爱憎分明党性强,不读历史吾之耻。国史之中财政史,生动教育盈此纸。  

  “文革”开始后,先生已步入晚年,仍致力于《中国历代食货志汇编简注》《中国财政历史资料选编》《历代理财人物选记》《中国财政史》等财政史料、丛书和专著的指导及审校工作。翻译、注释、点评不仅难度极大,工作量也很大。这些重要史料的编撰工作,为中国财政史研究提供了重要基础。

  建国后,先生还先后4次为中央财经大学捐书,共计四五千册,其中有很多珍贵的英文原版书和线装书。1966年第一次献书时,先生曾作词一首记述:

  南楼楼下经寒暑,书城四壁明华烛。徙屋到新楼,郊原眼底收。献书千百卷,伴我惟经典。骛博袛蹉跎,研精不贵多。  

  先生一生颇欣赏陶渊明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他始终关注国家发展,关注民生。即使在晚年,他依然关心国家大事,献言献计,举荐人才,为国家财政事业鞠躬尽瘁。91岁时,先生还写了一首自咏诗,以此作为自己一生的写照:

  气自沉酣志自雄,短刀无意助功名。拼化化碧溶冰雪,迸做摇天撼海声。  

  在先生120周年之际,谨以此文和刚刚出版的《静泊诗词荟萃》向先生致敬。(王华)

收藏】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