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政文化 > 财经文苑 > 文学
回味“吃饭财政”
发布时间: 2018-03-12   来源: 中国财经报网

   吃饭财政,是老财政们挂在嘴边的一个词儿。

  很多时候,找财政要钱的单位,理由虽然客观而正当,但还是被挡了回去。原因嘛,无外乎财政局的人说,财政只是个“吃饭财政”。言下之意,除了发工资,干别的什么事情,财政是拿不出钱来的。

  对于财政,让人联想到的,本来就是钱。干财政而又总拿不出钱,其实是件无奈和尴尬的事情。财政干部,特别是财政部门的头儿,为避免尴尬,不能见人就直说财政穷,拿不出钱,把自己搞成一副像祥林嫂的样子。于是乎,在很多场合,便换一个说法,说财政是吃饭财政。

  但不管换成怎样的说法,表达的意思还是那个意思,财政没有钱,财政很穷困。慢慢的,“吃饭财政”一词,也约定俗成,似乎成了财政部门的挡箭牌。对于生产创收性和基础设施性项目,有关的人员找上门,只要听说“吃饭财政”几个字,就知道向财政要钱没戏了。

  说财政穷,在改革开放以前,大家都能理解,那时的人们普遍穷,企业效益也不好,财政没钱很正常。而改革开放几十年,国家的变化翻天覆地,人们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也是新旧两重天,还说财政穷,就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了。

  一面是用钱的单位拿不到钱,很不理解,总有牢骚,一面是管钱的财政拿不出钱,很是无奈,难免尴尬。归根结底,就在于财政是吃饭财政。

  为什么总是吃饭财政呢?

  我自学校毕业到道真国营商业单位参加工作时,老同志们都说我的运气好,一参加工作就拿知识分子高工资,同时国家也准许了企业发奖金和加班费,言谈之中显得很是有些不服气。果然,经打听,我那46元的工资,比顶替父母参加工作近10年的同事还要高,而那奖金和加班费,也是在上一年度还不准许发放的。我分配在县财政局和其他机关事业单位的同学们,虽然一样拿着知识分子的工资,但却没有奖金和加班费。如此的好事儿,居然被我全赶上了,心里不免暗自庆幸。

  之前企业不能发奖金和加班费,原因是没有进行利改税。利改税是一个很关键的东西,经济体制改革从农村转入城市里,标志之一就是利改税。利改税之前,企业虽然挂着公司的名头,但却代表国家经营某类物资,执行着国家的分配计划,利润全额交财政,亏损也由财政全额去拨补,企业经营状况与职工努不努力没有直接的关系,俨然政府的一个机构。类似于政府机构的企业,奖金和加班费当然也就不能发。利改税后,企业不再直接向财政上缴利润,而是向税务机关以所得税的形式上交实现利润的一部分,税后利润由企业按政策作留成,同时国家相应放宽了企业经营与财务开支自主权。企业为了获得更多的留成,便采取措施激励职工积极性,于是有了奖金和加班费。

  机关事业单位没有奖金和加班费,一是政策不允许,二是财政也没有这笔钱。政策允许不允许,规定都明明白白写在文件里,但对于财政没有发放奖金和加班费的钱,一般就认为是诓人的,反正不管有没有,都是财政局的人在说,发工资都有钱,相比于工资要少得多的奖金和加班费,怎么就没钱?老百姓以为财政管钱就有钱,却不知道财政该管多少钱,那是由上级制定的财政体制决定的。既然政策没有规定机关事业单位发放奖金和加班费,由包干制财政体制决定的县财政,就还真是难有这笔钱。

  不仅不该花的钱没钱花,就是一些本该花的钱,也苦于没钱花。县城主街道,就好比是一个人的脸,脸面不光鲜,人就不体面。蔬菜农副产品都在“露水市场”卖,菜农和附近农民赶在城里人早晨上班之前的那一小会儿,挑了东西沿街摆上摊儿,罢市之后烂菜垃圾鸡鸭粪便就留在了街面上。街面泥结石,连路灯都没有,垃圾沿街倒,污水沿街流,全城公共旱厕两三间,菜农来来往往挑大粪,那场景与周围环境不协调,气味也很难闻。

  为了脸面的光鲜,好让全县人民都体面,县里肯定是下了大决心,拉开架势进行县城的改造,而扯旗放炮搞了好一阵,也只在主街道上铺设了大约两公里的水泥路,安装了稀稀落落的白炽灯。形象虽然有改变,改变也实在很有限,不但背街小巷没有改,主街道上晴天尘土雨天泥水还是很脏乱。昏黄的白炽灯,入夜就像瞌睡人的眼,眨巴眨巴,照得夜色朦胧又诡秘,似明还暗的路灯下,常见恋爱的年轻人在亲嘴儿,似乎是有意做给别人看,但路人却看又看不清。

  教育医疗文化体育这些现时基本的民生,那个时候原本该是叫啥就叫啥,没有强调财政必须要投多少资金的说法,能够因陋就简维持就不错了。县里最高学府的县中学,一栋三层教学楼,耸立在一片稻田的中央,穿过县城的玉溪河,流经学校的那一段,一年四季都有学生走下河坡洗衣裳。唯一的县级医疗机构县医院,设在城边山坡上,进出都经由一条曲折的窄巷子,医院新老各个时期的房屋加一起,面积也不大。图书馆与文化馆,共用的馆舍巴掌大一点,图书杂志也不多,进去翻阅的人大都也是顺便路过,名称如果不是按照规范取,也可直观一点叫作摊儿。露天灯光篮球场,连同一端铺了煤灰的空地,便是县里大型活动的举办地,取名叫广场。

  需要政府办的事情确实多,而没钱什么也办不成。财政只是个吃饭的财政,财政的钱只够发工资,用于解决机关事业单位干部职工吃饭的问题。吃饭财政就成了曾经的名词。(王永群)

收藏】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