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政文化 > 财经论坛
美加息趋缓将释放我国货币政策空间
发布时间: 2018-11-28   来源: 经济参考报

鉴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近期有所“偏鸽”的表态,叠加各方普遍对明年全球经济可能恶化的担忧,有观点开始认为美联储可能暂停加息。不过,综合观察美联储决策机制和美国经济基本面,12月美联储加息几成定局,2019年有望再加息2次。换言之,明年美联储加息节奏很可能放缓,但不至于停止不加。

  从决策机制看,美联储加息节奏已然步入正常化。美联储于2014年退出量化宽松,并于2015年12月时隔7年首次加息,随后两年半的时间里,又相继加息7次至2.25%,其中,2018年于3月、6月和9月共加息3次。根据美联储最新的加息点阵图,2018年、2019年和2020年联邦基金利率预期目标分别为2.375%、3.125%和3.375%,意味着未来的节奏是12月加息1次、2019年加息3次和2020年加息1次,美联储11月议息会议也再度宣称要渐进式加息。目前来看,市场隐含的12月加息概率为72.8%。

  从基本面看,美国经济、就业和通胀水平将继续为美联储加息提供有力支撑。其一,美国二季度实际GDP修正值为4.2%,创15个季度以来最高水平;三季度GDP环比折年率初值为3.5%,虽较二季度有所回落,但仍创15个季度以来次高水平。由此不难理解,自2017年一季度以来,美联储已连续7个季度上调美国经济预期。其二,10月美国就业强劲程度超预期,失业率创新低,时薪增速再创新高,稳健的就业水平也可谓美联储加息的“最大底气”。其三,10月美国CPI同比回升至2.5%,连续7个月在2.5%以上。市场普遍预期美国通胀将延续高位。

  需要注意的是,11月美联储议息会议虽然延续了此前对就业稳健、经济活动处于扩张和家庭部门支出强劲的表述,但首度认为企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放缓,这表明美联储对经济前景有所担忧。与此同时,日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认为明年美国经济将面临海外需求放缓、美国国内财政刺激效应消退、美联储加息的滞后经济效应等三大挑战。确实,随着全球流动性正式紧缩以及贸易摩擦对全球经济的拖累效应逐步显现,全球经济未来都将迎来考验,美国自然也难以幸免。

  由此来看,受制于可能趋弱的经济表现,美联储2019年加息3次的既定计划很可能要打折扣,但也只是放缓节奏,暂停加息显然是小概率事件。历史上看,美联储政策具有很强的连续性,除非出现了经济大衰退或金融危机这类重大事件。

  相比之下,其他主要经济体加息节奏将继续分化。欧元区经济复苏力度不及美国,今年以来也已开始转弱,最新一次欧洲央行议息会议重申将维持当前利率水平至少到2019年夏天,预计欧洲央行最快在明年3季度才可能启动加息。日本由于通胀一直未见起色,日本央行收紧货币仍需时日。除了欧、日的“以稳为主”,加拿大、挪威、澳大利亚、瑞典、韩国等国家都正在或即将加息,而阿根廷、土耳其、印度、墨西哥等新兴经济体国家可能更多的是为保货币而被动加息。

对于中国而言,考虑到内外部环境发生变化,7月底以来我国货币目标已经逐步调整优化为稳就业、稳增长和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显然,明年美联储加息放缓,欧、日央行紧缩也趋于谨慎,无疑将为我国货币政策提供更大的腾挪空间。

收藏】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