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以宁:扶贫应与市场结合 要扶持民营经济
发布时间: 2017-09-19   来源: 中国化肥网

  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大学贫困地区发展研究院创始院长、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9月17日表示,扶贫问题要跟市场结合起来,如果农业产业化不跟市场化结合起来,这样的扶贫效果较差;要扶持民营经济。

  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大学贫困地区发展研究院创始院长、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

  厉以宁在第六届中国贫困地区可持续发展战略论坛上做出了以上表述。他同时指出,道德调节在脱贫中可以起到很大作用。

  他并称,发展与脱贫关系很大,多种行业有助于农民的脱贫。农民脱贫,必须要懂技术,必须要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如果没有民营企业,一个城市没有中小企业的话,这个城市业务是一片漆黑,这就是没人气,有民营经济就不一样了,民营经济小店小铺一直到晚上都是开的,消费带消费,服务带服务,一定要扶持民营经济。

  “光知道种什么菜(是不够的),往哪销售都是要学习的。”他表示。

  厉以宁同时指出,发展旅游经济是减贫的重要手段,因为旅游消费随经济发展而发展。游客越多,投资越多。需要注意的问题是不要破坏环境,为了旅游把环境破坏了得不偿失。但级政府一要踏实,不要花架子,二要循序渐进,不要只想速成。

  “第一,旅游本身是一种消费。第二,旅游本身是一种服务,这种服务使人有更大的兴趣到不同地方旅游。第三,人力资本在增长,中国人力资本并不是外界所说的枯竭了,有新的人力资本正在形成。我们在一些地方看到,农民要学习怎么修电脑,不仅是汽车,而且是很多东西。”他表示,要把教育放在主要位置上,农村办技术学校是很重要。

  “有了技术学校孩子不用走那么远。在湖南一个苗族自治县,那个地方多数学校在乡镇副所在地,小孩子早上起来,摸黑走15里路去学校,晚上回去走15里路。教育扶贫工作一定要做好的,因为教育扶贫影响到将来就业问题。”厉以宁表示。

  厉以宁并指出,目前的职业正在固定化。从劳动市场分类上来看,一类是高级劳动市场,第二类是低级劳动市场,两类是并存的,差别很大,高级劳动市场工资高、福利多、有继续学习的机会、提升前景较高。低级的劳动市场,工资低、福利少、没有机会接受培训提高自己、被提拔的机会极少。两个劳动市场并存,而且互相不联系。

  他表示,应扩大职业教育办学,扩大高级劳动市场范围。技术本身是进步的,在扶贫过程中要强调职业教育的途径,职业教育应该是要免费,要多增加成人能够有机会得到一些职业教育。

  他同时指出,政府在消除职业固化方面应当发挥的作用。公务员一律通过考试,在录用时不仅公开,而且必须公正、公平。政府在职业技术教育方面,应给低收入家庭较大的照顾。高中阶段的教育应逐渐过渡到义务教育。教员配备和教学设施应有较大的投入。鼓励社会公益团体向高等教育单位捐赠,设置低收入家庭中的大学生奖学金、助学金。

  厉以宁并称,道德力量调节问题值得关注。市场调节是第一种调节,政府调节是第二种调节。第三种调节是道德力量调节。

  他指出,道德力量调节不止是自律,人随着道德品质的提高,看法就渐渐变了,对团体有团体的看法,其他有其他的看法,两者结合在一起,我们谈到道德力量调节既包括自律也包括道德与纪律,道德的纪律实际上代表了人的公益性。

  厉以宁认为,道德自律和道德激励是结合在一起的。仅有自律或仅有道德激励都不够。道德力量的调节应把道德自律和道德激励都包括在内。在道德自律和道德激励二者相结合的基础上,将会形成一种共同命运感。这是道德力量调节作用得以形成的基础。由此可以认为,共同命运感的形成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体现,是道德自律和道德激励相结合的后果。

  “道德调节能够做得事情是很多的,在扶贫工作,在整个经济发展怎么来发挥道德作用。道德力量作用其中有一点很重要。每一个人应该有公共的认同感,就是大家都站在一个战线上要互相帮助。”厉以宁说。

收藏】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