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中国需寻找适合国情的市场经济模式
发布时间: 2017-05-23   来源: 华富财经网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在接受採访时发出疑问,到底中国经济在未来的五年、十年应该形成一个什么样的市场经济体制?

  他强调,欧洲人在讨论他们自己的大转型,我们绝对不是旁观者,我们应该去了解,去学习,去看欧洲的这种现在市场经济碰到了他们模式选择问题,有德国的模式,加拿大的模式,美国的模式,瑞士的模式,英国的模式等等。

  李稻葵指出,必须认真地思考,中国需要走什么道路,什么样的市场经济模式最适合于中国的国情,最能够被中国的绝大部分的民众能够接受。最能够符合中国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的要求。

  以下为访谈实录:

  问:我们知道今年达沃斯的主题是转型和塑造新的模式。您对于转型和新的模式,从您的角度来理解,对于世界经济来看您有什么理解?

  李稻葵:今年的主题是转型,说白了就是欧洲国家对于自己目前所实行的经济和经济体制感到担忧,他们深深地感到当前的欧债危机有深刻的製度背景。所以他们在反思,今年达沃斯我觉得更直白的主题是什么,是欧洲在反思。所以相对而言,今年达沃斯对于中国,对于美国,对于俄罗斯新兴市场国家的关注,相对而言有所下降。完全可以理解,至少我作为一个学者,我是很高兴。

  如果大量的注意力集中在中国,不见得是好事,所以今年达沃斯的主题很好理解。另外,今年我还要补充一点,今年达沃斯还有一个特点,大家在檯面上看的不多的,今年达沃斯施瓦布教授本人特别强调要开始关注年轻人,因为整整一年前在去年的2011年的达沃斯结束那一天,发生了埃及群众游行和抗议,所以施瓦布教授本人反復强调,一定要关注年轻人,他把年轻人称之为未来世界塑造者,未来世界的形成者,塑造者。为此他建立了一个新的年轻人的网络,中国也有。今年他请了很多年轻人,很多新面孔,力求让达沃斯的讨论能够触及到,同时也能够反映年轻人关心的话题。

  这是今年达沃斯两大特点,一是欧洲人的自我反思,二是关注年轻人。

  问:我们看到两天前PWC也发了一个报告,世界经济在2012年全球企业家不是特别看好。我们也听到很多专家学者都表达了同样的担忧,您怎么看待呢?

  李稻葵:我想2012年毫无疑问是全世界经济的一个治病之年,生病了要看病。那么这个治病之年不可能经济有快速增长,但是我的观点还是相对比较乐观一点。新兴市场国家,包括中国经济还会有比较好的表现,儘管像中国新兴市场经济增长速度会放缓。发达国家,美国基本上能够维持1%左右的增长,欧洲我们很担心,但是必须看到欧洲绝对不是铁板一块,欧洲有经济状况非常之好的,过去30年以来处于最好状态的德国,和讲德语的,和讲荷兰语的这些国家,荷兰跟德国关係很近,它的语言差不多,相通的。这些经济体现在增长速度非常快,失业率非常低,这些国家是欧洲的主体。另外我们也要看到,即便像意大利这种国家,表面上看债务危机非常的沉重,非常的糟糕,但是如果拨开表面现象,深入到基本面的话,其实意大利的基本面并不差。意大利基本财政的结余是正的,刨除了支付利息是正的,比英国还好,比美国还好,只不过资本市场现在不相信意大利未来改革的决心,因此资本市场仍然在动摇,在波动。

  但是在意大利有一个新政府,整个欧洲国家越来越看到改革的重要性,像昨天默克尔总理的讲话,也反復强调这一点。从现在开始,我认为到年底有可能在欧洲人那,不断地探索之中找到一个解决欧债危机的一个框架,所以到2012年底,整个欧债危机能够出现转机,我不是说解决,出现转机,止跌的过程,不跌了。关键是改革的决心,关键是国际资本市场的信心,关键是外部的资金是否能够到位,能够注入到这些改革的国家,给改革的国家赢得时间。而这几个因素,一个是改革,一个是注资,一个是欧洲央行的政策更加灵活,这叁件事正在形式。

  问:我们现在外界对于中国在解决欧债危机扮演的角色有很高的期望。您觉得中国在介入欧债危机之前,应该做好什么呢?

  李稻葵:中国事实上不光我们主观上怎么想,客观上讲欧债危机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尤其是长远来看,很大的。如果欧洲人不能够合理地解决欧债危机的话,欧洲政治一体化的进程将会受阻。如果欧洲政治一体化的进程受阻的话,未来的世界将不可能是一个完全的多元化的世界,多极化的世界。如果是一个单极化的世界,如果美国人继续一国独大的话,对于中国未来的和平发展而言,毫无疑问增加了很多的困难和不确定因素。所以战略角度来考虑,我们应该关注欧债危机。我并没有说我们直接去注资去买意大利的国债、希腊的国债,事实上我反对这么做。

  我个人的观点是说,中国应该在两个大前提下参与欧债危机的解决。第一大前提是欧洲人自己必须要自救,欧洲人自己必须要有一个基本的共识。政治的共识,改革的方案必须要有。中国人不能去参与一个没有共识的解决方案,这是第一个前提,这件事非常重要,到目前为止欧洲人还没有搞定。

  第二件事,就是要多边去营救,而不是单边的。如果光靠中国人的一己之力去买西班牙,去买意大利国债的话,那我想从各种方面来讲,都说不过去。会引起国际社会的猜疑,会引起中国百姓的不理解。说不过去,但是如果我们俄罗斯跟印度合伙、合作,跟巴西合作,如果我们注入,给IMF注资,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注资,同时获得欧洲方面的IMF改革的承诺,那么这样的办法我觉得应该说是比较合适的。另外我强调一遍,欧洲人缺的不是人民币,欧洲人要的是硬通货,而我们的硬通货是3.2万亿美元,已经摆在国外了,这个3.2万亿美元每分钱都不在国内,都是配置在境外的资本市场上的。

  如果我们坐视欧洲的发展,我们不作为的话,事实上这3.2万亿美元绝大部分的资金,在日日夜夜白天黑夜地替美国工作。这个钱大量地投入美国的金融市场上,帮助美国国债券收益率不断降低,事实上我们不去关心欧债危机背后的选项,默认项就是帮助美国,这个事我们一定要看清楚。最基本的国际金融的道理,所以我们不存在欧洲跟温州的选择,我们只存在美洲或者美国跟欧洲的选择,只存在在什么条件下,参与欧债危机的选择。这件事情我们一定要想清楚。

  问:最后一个问题,让我们回到中国本身的问题,其实我们在达沃斯论坛上,採访到很多经济学家,他们对中国的期望是蛮高,而且也比较看好中国作为新兴经济体的发展速度非常快。但是它可能会面临一些风险,我们也看到了通胀水平比较高,你觉得2012年中国经济会有什么样的走向呢?可能有的风险是什么。

  李稻葵:我相信任何对中国经济稍微有点了解的外国投资者和外国分析家,都同意这么一个观点,那就是2012年中国经济有条件,完全有条件实现一个软着陆,增长速度进一步下降,从去年的9.2%进一步降到8.5%,通胀水平从去年的4.5%会降到3%左右。房地产也会出现一些应有的调整,这件事我个人观点,我的观察是争议不是很大。讨论的比较多的,分歧比较大的是什么问题呢?到底中国经济在未来的五年、十年应该形成一个什么样的市场经济体制。这件事最值得我们关注,所以我们来到达沃斯,我们看到欧洲人在讨论他们自己的大转型,我们绝对不是旁观者,至少我个人作为一个学者,我想我们应该虚心地认真地去听,去了解,去学习,去看欧洲的这种现在市场经济碰到了他们模式选择问题,有德国的模式,加拿大的模式,美国的模式,瑞士的模式,英国的模式等等。我们必须认真地思考,中国需要走什么道路,什么样的市场经济模式最适合于中国的国情,最能够被中国的绝大部分的民众能够接受。最能够符合中国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的要求,这件事我觉得是特别值得我们思考的,而不是短期的增长问题。

收藏】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