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财政文化 > 财经文苑 > 文学
我的“经济工作九个字”
发布时间: 2017-04-18   来源: 中国财经报

  叶延滨,著名作家,原《诗刊》主编。曾获《十月》文学奖、郭沫若文学奖等40余种全国及省以上的文学艺术奖

  我这一辈子,一半时间是与文字打交道,就是书生一个。但也有一年时间在经济部门工作。那是我在延安插队三年之后,离开农村的第一个工作。这工作糊里糊涂开始,知青点的带队干部找到我:延滨,有个好单位招工,解放军总后勤部的单位。去吧!总后?那可是个不仅好而且大的单位。报了名,上了车,到了集合地,才知道这个单位全称还很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山丹军马局延安军马场”。插队干部省略得也太多了。 

  军马场在延安南边的富县大林区,原先此地有个任家台林场,部队把林场接管了,改办军马场。这次在延安招了200名知青,我到军马场,先分配到了甘沟二连,继续种地。种了两月地,抽调到总场帮助清仓查库。把原先林场的库区家底查清了,我也留在场部供应科当仓库保管员。仍然拿连队农工的薪水,每月27元,但职务后有个括号,写着“以工代干”四个字。意思是虽然是个工人,但当干部使用,并享受干部待遇。仓库保管员平常干的都是出力的活,装车卸车,搬货查货,有时200斤大粮袋一扛就要扛一天。这“代干”的待遇,对于我就两项,一是不晒着太阳刨地皮了,二是干完体力活办公室有张桌子给你坐。到了部队却不是当兵,到了场部机关只算“代干”,这是糊涂账。不糊涂的是我知道我这是在做经济工作。供应科的周科长是个四川人,见人就笑,说话也清楚:“小叶呀,当保管是干部了,还是管财物的经济部门干部。记住了,经济工作九个字———不亏损,不贪污,不失职。做到了就是好同志。”我在军马场干了一年,这三条也真做到了,虽然有时也糊涂。

  首先是不亏损。管仓库就怕亏损,也容易亏损。军马场十几个连队,吃的用的、服装工具、汽车拖拉机配件……像现在的综合市场。进货要记账,出库也要记账,不能中间加价,年底还要对上账。一年下来,我管的库房,非但不亏损,还在总金额上多出了二十多万。多了就是糊涂账,怎么会多呢?这一半的军功奖归我,勤快点加上眼尖点。场部的司机们和连队的知青来领货,总爱趁你不注意,“顺走”点东西,所以,我要格外勤快地伺候这些大爷们,让他们没机会下手。另一半的功劳归会计,汽车拖拉机配件大库,采购员们从各地进货,进货价自然也就不同。会计出货时,装糊涂地按照最高进货价记账和转账,这个差价就保证了不亏损。

  要紧是不贪污。军马场的库房里没有军火,只有人吃马喂的粮草、人员被服、机车配件、兽药农药、种子化肥、百货用品……但是谁都没这个胆,不敢动心眼,因为它们进了马场的仓库,就有了新马夹———军用物资。入库就是军用物资,长个豹子胆,也不敢动。但也有动心眼的时候,动了心眼,也没事。马场家属服务社有个酒厂,烧锅苞谷酒,每天都有几桶酒进库。酒厂送酒的知青到了库房,叫一声“酒入库过磅啦!”库房的保管员便拎个小瓷杯,从桶里舀出半杯:“我检验一下今天的度数够不够。”然后一抹嘴: “好酒,过磅!”过了磅的酒,谁也都不敢动了。过磅以前,那是家属队的嫂子大妈们慰劳 “前方战士”的心意。磅秤为界,不越界,糊涂喝了也不犯规。

  得益是不失职。因为记住了这三个字,在当紧的时候,我做了件该做的事情,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军马场大兴土木,从原先的小林场扩大到两个县的林区。触动了地方的利益,矛盾日益激化。一年后,上级决定军马场停办,从军马局调进的职工撤走,从延安招来的北京知青交给地方安置。消息传出,连队发生骚动。总场附近连队的知青聚集起来,到场部来抢拖拉机。摆在场部库区的十几台手扶拖拉机,全部由我负责看管。当时我在办公室里,听见外面人声嘈杂,出门一看,几十个人正在朝外推这些拖拉机。“你们干什么?办手续了吗?别动!先别动!”我一边上前制止,一边四处张望,想找到一个领导,但没看到一个人影。抢拖拉机的知青:“你别管!你也是要留下的!”阻止他们的后果是挨了一顿痛打。我擦着嘴角流出的血,看着他们将突突响的小手扶一辆接一辆开出了库区。我心想,完蛋了,失职了,要挨处分了!当天晚上,军马局工作组召开场部职工大会,会上表扬我保护国家财产的 “英雄行为”,并当场宣布,在场部各单位工作的北京知青,随军马局职工撤离。会后,周科长找我填入党志愿书。我忐忑不安地问,你们外调了吗?周科长说,非常时期你保护国家财产,组织上会认真负责对待你。(此时,我的父亲还是被批斗审查的 “走资派”)我在延安军马场的一年经济工作经历,以入党画上了句号。事后我曾想,如果连队的知青哥们儿,提早给我打个招呼,让我明白他们的用意,也想清楚我也是他们“那一头”的,我会站出来阻拦么?我不敢说我能。我明白自己是没来得及考虑得失,糊里糊涂“不失职”,没那么英雄。随后,一张调令交给我,让我到秦岭大山里的2837工程处报到。拿到调令,我不想糊涂地走,我问人事干事:“这2837是个什么保密单位?”干事笑了: “不造原子弹,军马局管的化工厂,生产硫酸也造化肥!你是去法治处当干事,还是 ‘以工代干’。”他的话宣布我从此告别了“不亏损,不贪污,不失职”的经济工作……

收藏】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