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经济困境主要是外部周期性 建议积极财政政策
发布时间: 2016-11-10   来源: 凤凰财经

  10月16日,由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全球校友会举办的“复旦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在上海举行。论坛主题为:十字路口的中国经济--机遇与挑战。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教授林毅夫发言表示,所谓结构性的问题,最近大家谈的非常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的产能太高,要去产能,库存太多,要去库存,企业的杠杆率太高,要降杠杆,企业的经营成本太多,要降成本,还有有不少短板。那些这些问题都存在,这是事实。对中国经济的效率肯定是有影响的,但是不是这个就是中国当前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的主要原因?我个人认为不见得。金砖国家并没有我们国有企业的问题、投资比重太高的问题等等这些问题。那既然没有这些问题,他们经济跟我们表现一样,那一定是有共同的外部性或是周期性的问题。以下是发言全文:

  所谓结构性的问题,最近大家谈的非常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的产能太高,要去产能,库存太多,要去库存,企业的杠杆率太高,要降杠杆,企业的经营成本太多,要降成本,还有有不少短板。那些这些问题都存在,这是事实。对中国经济的效率肯定是有影响的,但是不是这个就是中国当前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的主要原因?我个人认为不见得。我们放眼世界,可以看跟我们同样发展程度的其他所谓新兴市场经济体在同一个时间里面的经济表现,中国在2010年增长速度是10.6%,2015年是6.9%,但是巴西在2010年的时候增长速度是7.5%,2015年时是负3.8%,跟我们一样是下滑,而且下滑幅度比我们大。俄罗斯在2010年增长速度14.5%,2015年是负3.7%,跟我们一样下滑,下滑的幅度比我们还大。印度在2010年的增长速度是10.3%,2015年时7.6%,7.6%当然比我们6.9%高,但它同样是从10.3%降到7.6%。2012年时候印度增长速度只有5.1%,我们当时是7.7%,所以印度从2010-2012年它下滑幅度比我们大多了,减了一半,就是所谓的触底反弹。在2014年年底的时候,印度调整国民经济的统计方式,让印度的增长率增加了差不多1个百分点,如果把这两个因素刨除掉,印度在2015年的时候增长速度也是在7%以上,跟我们完全一样。这些金砖国家并没有我前面所讲的那些国有企业的问题、投资比重太高的问题等等这些问题。那既然没有这些问题,他们跟我们表现一样,那一定是有共同的外部性或是周期性的问题。

  展望未来的中国经济,外需那一部分确实是不可乐观的,中国的经济增长确实是要更多的靠内需,并且中国确实也有不少体制机制结构的问题要改革,所以我们应该像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面表明的,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前提之下,来进行结构性改革。而且我认为适度扩大总需求跟结构性改革并不是矛盾的,两个是相辅相成的,因为我们知道现在讲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内容,“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补短板是干什么?经济当中有很多短板,比如现在在制造业确实有很多产能过剩,但是我们的产能都在中低端,比如2015年我们单单进口的制造业产品就达到1.2万亿美元,这些都是国内自己不能生产的。还有我们的基础设施,今年6、7月份下几场大雨,全国有1000多个城市淹水,严重的地下管网老化。我们环境恶化的问题,要绿色增长,那也要投资。我们还在城镇化的过程,现在我们城镇人口比重56.1%,发达国家城镇人口普遍在80%以上,农民要进城就要住的,公共投资都需要投资。所以我们在扩大内需当中投资的机会非常多,而且经济回报率跟社会回报率都高。

  现在杠杆最高的行业是建材行业,如果说我们投资需求维持适度增长,建材的价值稍微往上扬,这些建材行业有利润的他就会还债,那杠杆率就会下降。如果维持合理的投资增长跟家庭的收入增长,家庭对这方面的需求就会增加,产能过剩就会容易来做。所以从补短板开始的投资,本身也是去产能、去杠杆的过程,而且如果家庭收入比较好,每个家庭对住房需求就会增加,所以住房库存也就会被消化掉。

  展望未来,我们确实是在一个十字路口上,如果我们把当前经济挑战的主要原因看清楚,然后对症下药,这样不仅能够维持我们经济中高速的合理增长,并且在增长的过程当中它本身就是结构调整、结构改革的要义,那我们的增长质量也会同样的得到提高。

收藏】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