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必须走低碳化的道路
发布时间: 2015-06-05   来源: 搜狐财经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30周年院庆"于2015年5月29日-30日举行。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教授在30周年院庆庆典上致辞,厉以宁教授回顾了光华建立30年以来所经历的十件大事,厉以宁教授表示这些主要是跟我们国家的建设有关。其中第十项推动中国经济的低碳化是现在还在进行的,还没有完成的,厉以宁教授强调中国经济必须走低碳化的道路。

  以下是厉以宁教授的发言实录:

  我今天要讲十个问题,光华建立30年以来所经历的十件大事,主要是跟我们国家的建设有关的。

  第一、教育支出在国民收入中的比例问题。这是我们经管系刚成立的时候就承担的一个国家项目。在经管系教授的共同努力之下,再加上其它学校教授的参加,终于完成了这个国家项目。当时教育经费占国民收入的比例3%左右。跟发达国家相比就不用说了,我们的标准应该定在占国民收入的4%,经过很多年的努力,我们终于超过了4%。这是我们光华的前身经管系在国民经济建设中作的第一项贡献。

  第二、中国的经济改革突破口在哪里?当时经济学界都提出要“放价格”,价格放开了,我们经济改革就好办了。穿衣服要扣扣子,第一个扣子扣错了,所有的扣子都错了,当时说先要放价格,光华不是这个看法。当时经管系一些教授都认为产权改革是最重要的。中国的问题在哪里?它没有真正的企业,它的产权不明确。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首先是产权改革,产权改革就要通过股份制来实现。于是,我们经管系也就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要搞股份制,为什么搞产权私有化,所以一段时间虽然我们压力很大,但照样在推进。最后,终于认为产权改革是重要的。

  第三、我们所参加的《证券法》的起草。《证券法》的提出是在邓小平南巡讲话以后,因为股份制已经在推行了。《证券法》谁来起草,当时提出一定由专家起草,交给厉以宁去办。当时经管系即后来的工商管理学院一直承担着这个任务。这个任务大家都知道,很不简单。经过大家的努力,最后在1998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以高票通过了,这是我们为中国的法制建设、经济改革作的一项贡献。

  第四、进入21世纪以后,我们感到一个重大问题,就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当时处在一个不公平的地位。比如说民营企业跟国有企业之间发生了债务方面的纠纷,如果是国有企业欠民营企业钱没有还,这是商业纠纷;如果是民营企业欠国有企业钱没有还,这是侵吞国家资产,因此是有罪的,这就不公平了。那时候我到了政府,就带领光华师生参与了政协的一些研究项目。最后给中央写了报告,这就出台了非公经济36条,后来又出台了非公经济新36条。这件事情我认为,是全国政协起的作用,但是北京大学的师生,经管系一直到光华管理学院都为民营企业的发展作了贡献。

  第五、扶贫开发。主要在贵州毕节实验室,毕节试验区是胡锦涛同志做贵州省委书记时由他建议设立的。毕节是贵州最穷的一个地方,七万多人口,两万多平方公里的面积。成立了毕节试验区以后,专家组组长做了很多工作,包括水利体制规划,种什么树,什么样的土壤适合种什么等等。结果当年我年纪大了,所以2003年换届,中央统战部任命我做组长,我做组长带领光华的教员,把贵州毕节作为一个扶贫点。我去的第一次会议上,先问几个问题:国有企业改的怎么样了?没动。城市建设有规划没有?没有。就业问题解决得怎么样了?不行。种树是要紧的,土壤改革是要紧的,但是不管搞什么实验区,必须要搞国有企业。怎么改?到外省看看去,看看人家怎么改,国有企业怎么改成混合所有制,改成股份制,选择引进民间资本来改造。这样毕节的建设就加快了。

  在毕节还有一个问题,干部的素质低,干部不懂市场经济。我们想办法从天津开发区请他们帮助,请北京大学的校友帮助,结果办了六七年,让毕节所有的副处级以上干部来光华学习。本来以为办三期就可以了,结果每期一个月,第三期办完了,毕节的领导干部说,需要再办下去。他说这些干部培训完了回来工作,贵州省把他调走,因为他已经学过了,调到贵州其他的地方,就这样又办了三期。这样我们光华的教员在这个过程中做了很多事情。

  第六、区域发展的新思路。这是一个国家社会科学的重点项目,主要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在不平衡条件下,怎么能发展起来呢?我们长期的战略叫“梯队推进战略”,因为中国的地势,西部高,中部高一点,沿海最低,这样一步一步推进。所以在光华管理学院,我还有其他一些教授,再加上地理系的,再加上社会系的,大家共同来研究这个问题。我们提出的观点是区域发展要有新的思路。什么新的思路?我们在地图上把全国的所有的县分成三个类别,然后分门别类,一个是发展的,涂上红颜色;第三类是最穷的,涂上蓝颜色;当中的涂上黄颜色。三种颜色一涂,地图清清楚楚,红的在沿海、沿江那些大的铁路干线的附近。蓝的在几省交界地区,晋察冀边区,陕甘宁边区。该怎么办呢?我们提出新的思路,就是城市联网辐射。所有的这些城市都互相联网,形成一个比如说江西、福建、广东三省交界地方,从长沙、南昌,一直到福州、厦门、汕头、广州,围成一个圈,这层圈向里逐步进军,逐步消灭蓝的,这样才解决问题。

  第七、我们参与了股权分制改革,大家知道股份制虽然有改革,但是中国有一个难题,就是国有企业规模都比较大。国有企业改股份制怎么改?如果把全盘都改了,当时反对力量很大,说不能这么做,把国有资产都变成了可交换的,那怎么办?所以,我们当时采取的办法、建议就是存量不变,增量股份化。存量都不变,一些人们就放心了,这样股份制的国有企业改革就上马了。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问题和建议就出来了。因为它存量不变,存量占大头,所以股东会开不起来。但是,两种并存,股权分制在全世界是没有的。所以,从国外回国的一些学者,就说你们搞股份制,搞的不伦不类,全世界哪有说一部分流通,一部分不流通?我说你试试看,你不在中国,你没发言权。我们在中国,知道中国必须这么走——先走“双轨制”。到21世纪的最初几年,股权分制,一部分流通,一部分不流通,就成为了世界规律。这样中国正在走向股权分制改革,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又为国家出了很多建议。

  第八、我们所做的是建立符合中国国情,又能够适应世界潮流的现代工商管理的教育体系。我们应该认识到,全国高考,考文科,考理科的都把报取光华作为志愿。我们能够教他什么东西,如果我们教不好,我们对不起家长,对不起中学老师。这么好的学生来,你们没给他们学到什么东西。所以,一定要把教育方面内容给它充实,这是在尹衍樑先生的帮助之下搞起来的。到现在为止,我们总算前进了一大步,但是任务还是很重。

  第九、我们参加了林业的改革。中国的承包制是农田承包制,农田承包制搞了,林业承包制怎么搞,林业改革怎么搞?我们很多教员参加了集体林权制度的改革,国有林场的改革,这样我们在林权改革上的确是有了自己的发言权,并且为国家作出了贡献。

  第十、现在还没有完成的,正在做的,就是搞中国经济的低碳化。中国经济必须走低碳化的道路。我们参加环境保护的改革已经一段时间了,但搞低碳化跃进了一大步。现在有我、朱善利教授、黄涛教授等成立一个专家组,这是国务院的项目,因为中国必须走低碳化的道路。对于低碳化,我们建议四大宏观调控目标看来是不够的,四大目标——充分就业、物价基本稳定、经济持续增长、国际收支平衡,现在加一条,第五个目标就是低碳化。环境是我们共有的,资源是我们共享的,我们必须把低碳化做好。

  以上讲的,就是30年以来,我个人参与干了十件事,谢谢大家!

收藏】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