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大师沃伦·巴菲特
发布时间: 2014-07-31   来源: 《人物》杂志

  自去年以来,国内A股市场指数逐渐走高。到目前为止,已经形成了新中国证券市场建立以来,最大的一波牛市行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牛气冲天的势态还在不断发展。火爆的行情,吸引了大批投资和投机者加入其中。

  街谈巷议中,人们也越来越多地听到一个如雷贯耳的投资大师的名字沃伦·巴菲特。在股民的口口相传中,“股神巴 菲特”的称呼更是不绝于耳。

  与其他财富名人不同,沃伦·巴菲特不像福特或者波音那样有着自己的产品;也不像比尔·盖茨或者贝尔那样有着自 己专有的发明或者专利技术;更不像洛克菲勒或者沃尔玛那样有着深厚的家族背景。沃伦·巴菲特以他敏锐的业务评估技术独占鳌头,成为举世瞩目的投资专家。

  他从零开始,仅仅依靠从事股票和企业投资,成为20世纪世界大富豪之一。在40年的时间里——从艾森豪威尔时代到比尔·克林顿执政,无论股市行情牛气冲天抑或疲软低迷,无论经济繁荣抑或是不景气,巴菲特在市场上的表现总是非常好。在战后的美国,主要股票的年均收益率在10%左右,巴菲特却达到了28.6%的水平。巴菲特丰富的人生经历和充满 魅力的人格,巴菲特简单质朴却又奥妙无穷的投资哲学和投资策略吸引着众多的投资者和企业的管理决策者。他们每年一次像 圣徒一样到奥马哈朝圣——聆听巴菲特的投资分析。这如同埃尔·沃斯音乐会或宗教复活节一样,成了美国每年的一件大事。 金融界人士把巴菲特的著作视为《圣经》,犹如念布道的经文一样背诵巴菲特的格言。

  1956年,26岁的巴菲特靠亲朋凑来的10万美元白手起家,50年后的今天,福布斯最新全球富豪排行榜显示,巴菲特的身家已超过了400亿美元。今天看来,巴菲特的故事无异于神话。但仔细分析巴菲特的成长历程,他并非那种擅 长制造轰动效应的人,反而更像一个脚踏实地的平凡人。

  与其他著名的金融专家比,他是一位名实相符的投资家。

  

  在巴菲特的投资理念中,最重要的原则有三条:

  一、投资企业而不是股票

  1.巴菲特认为,股票的实质是股票持有人拥有和管理企业的权利。巴菲特正是充分了解并利用了这种权利使自己获 得成功。当大部分投资人在价格波动的夹缝中来回奔波时,巴菲特抓住的是价值提升的主线,他注目的是长期的资本利得。

  2.巴菲特认为,要把自己当成企业的经营者。在巴菲特投资的过程中,他基本不直接参与投资对象的企业经营活动 ,但是他一直把自己当成是企业的经营者来看待。从研究财务报告、分析行业动态开始,他就始终以经营者的视角来看问题。 在进行任何一项投资之前,他都已经把投资对象的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甚至成了行业的专家。

  3.巴菲特认为,应该远离市场。对于巴菲特来说,股市的价格波动只是“市场先生”的游戏而已,它所能提供的是 在“市场先生”情绪低落时给出的令人满意的报价,他也确实常在股价大幅回落时大量买进自己了解的公司的股票。但是巴菲 特认为,在他购买了某支股票之后,哪怕证券市场关闭数年,对他的投资也不会造成影响,因此,他对股价平时的波动根本不 关心,也不在意。正所谓工夫在诗外,巴菲特远离了市场,他也由此战胜了市场。他告诫人们,任何时候都要保持理性,始终 坚信自己的独立判断,不随风起舞。

  二、寻找成长的价值

  巴菲特坚持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内投资。他选择企业的标准是:首先,这些企业的业务要相对简单,通过一定的学习都 能够很好地理解,甚至成为行业内的专家;其次,这些企业的未来业绩和成长性是比较容易测定的,因为巴菲特进行的是股权 的投资,他所追求的是长期稳健的利润。

  巴菲特坚持对优质企业进行投资,他对他的投资对象都要经过长期的观察和跟踪,并且只有在适当的时机才会进行大 量的投资,而投资的先决条件是要企业具有相当优良的品质。

  三、买入,长期持有

  作为格雷厄姆的嫡传弟子,巴菲特秉承老师的教导,始终以企业的实质价值作为投资的首要标准。由于市场往往会因 为投机的原因而使得股价出现偏离价值的现象,所以如果认为企业优秀就不计成本买进的话,显然达不到投资的目的。当股价 偏高时,巴菲特所要做的就是耐心地等待,并继续进行跟踪,直到股价进入他认为合理的范围才开始介入。在1989年美国 股灾时,巴菲特以相当便宜的价格购买了大量可口可乐公司的股票。

  一旦买入某企业的股票,巴菲特就会做较长期的持有。他认为,没有什么时间值得把优质的企业卖掉。由于投资之前 着眼的就是企业的未来价值,那么,仅仅因为股票出现了差价就把它卖掉将是相当愚蠢的行为。对于他认为有价值的股票,他 认为,卖出的时间是“永远”。资金的复利增长为长期投资提供了较好的依据。巴菲特显然已经享受到了复利增长的快乐。

  许多投资者把“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当成投资的至理名言,认为分散投资可以降低投资风险。巴菲特对此很 不以为然,他认为,如果投资者对企业不很了解而进行所谓的分散投资,显然并不会降低资金的风险,而相反,如果你对企业 有了充分的认识,分散投资的同时实际上也分散了利润的获取。

  在巴菲特的整个投资生涯中,曾经购买过的股票有上百种,而最终使其获得巨大成功的实际上不到10种,其199 6年的投资组合显示,他的八大重仓股占了其227亿总市值的87%。包括可口可乐公司、吉列、美国运通银行、富国银行 、联邦住宅贷款抵押公司、迪斯尼公司、麦当劳、华盛顿邮报等,这些企业的股票都是在他大量买进后长期持有的。

  如果巴菲特不能坚持他自己的投资理念的话,他也就不是现在的巴菲特了。

  

  沃伦·巴菲特1930年8月30日出生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他的父亲霍华德·巴菲特是当地的证券经纪 人和共和党议员。从最初开始,沃伦就超乎年龄地谨慎,他被母亲称为“很少带来麻烦的小孩”。小沃伦对数字有着与生俱来 的迷恋。他常和小伙伴们这样消磨整个下午的时间:注视着繁忙的路口,记录下来来往往的车辆的牌照号码。暮色降临以后, 他们就回到屋里,展开《奥马哈世界先驱报》,计算每个字母在上面出现的次数,在草纸上密密麻麻地写满变化的数字。

  1929年美国经济大萧条使父亲霍华德的证券经纪人工作陷入困境,致使家里的生活非常拮据。母亲常常克扣自己 以便让丈夫和孩子吃得更饱些。直到沃伦开始念书的时候,这种状况才渐渐好转。

  经历了这些艰辛的岁月之后,沃伦·巴菲特便怀有一种执著的愿望,想要变得非常富有。他在5岁之前便有了这个念 头,而且自那以后,这种念头就从来没被放弃过。巴菲特曾坐在小学的太平梯上,平静地对他的好友们说,我将在35岁以前 发财。

  他从来没表现出自吹自擂,头脑发胀的迹象,他自己也对此深信不疑。有人曾问他为什么想赚那么多钱,巴菲特答道 :“倒不是我想要很多钱,我觉得看着财富慢慢增多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在父亲当选国会议员后,巴菲特随全家迁往华盛顿。当他几乎连刮脸都不会的时候,就开始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到处 奔波,为自己事业的起步做出努力了。

  他如饥似渴地读着每一本可以搞到手的商业类书籍,钻研着企业财务报表,研究着股票图表。他懂得了越来越多的关 于股票和投资方面的知识。于是,关于他是股票投资专家的猜测便流传到了学校。连老师们都千方百计地想从他那里学到一些 东西。尽管那时他还从未在股市上有过任何漂亮的业绩,然而人们都觉得他是内行。

  人们注意到,在巴菲特的身上有着某种与生俱来的东西,那并不仅仅是早熟和知识渊博,更多的在于他那种把知识以 合乎逻辑的方式表达出来的本事。他似乎有超常的洞察力,他谈论一件事情的方式让人深信他确实很清楚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 。

  初到华盛顿,巴菲特便找了一份投递《华盛顿邮报》和《时代先驱报》的工作。不久,他就拥有了五条送报路线,每 天早上约有500份报纸要送。他把他的送报“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每个月可以挣到175美金——这可是许多全天工作的 年轻人的收入。

  巴菲特耐心地积蓄起挣来的每一毛钱。

  14岁的时候,巴菲特把花25美元买的旧弹子球机放到理发店里,然后把它租出去。第一天他就用这台机器赚了1 4美元。大约一个月之内,他和伙伴们就在三家理发店里设置了弹子球机。生意火极了。随后,他们又扩大到7家。

  终于,巴菲特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公司——威尔森角子机公司。紧接着,巴菲特又和伙伴集资350美元,购买了一辆 1934年产的劳斯莱斯轿车,之后以每天35美元的价格出租。

  1947年,当巴菲特高中毕业时,他已分发了近60万份报纸,靠勤劳和智慧积攒了6000美元。

  在大学3年中,沃伦一边干着工作,一边打着桥牌,而且完成了学业。到了毕业的时候,他的积蓄达到9800美元 。其间他阅读了本·格雷厄姆的经典著作:《聪明的投资者》。这本有关证券投资的著作对巴菲特而言“就像找到了上帝所在 ”。为此巴菲特大学一毕业就离开家乡奥马哈,只身来到纽约,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师从他敬仰的本·格雷厄姆。

  格雷厄姆被认为是金融分析的开山鼻祖。他为择股奠定了方法论的基础,在此之前,它与赌博这门伪科学毫无差别。 格雷厄姆的第一个贡献是明确了投资的定义,格雷厄姆的第二个贡献是提出了普通股投资的数量分析方法。“安全空间法”是 他数量分析法的典型代表。

  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期间,巴菲特如饥似渴地钻研着格雷厄姆的这些理论。他得到了格雷厄姆在哥伦比亚执教22年 来唯一给过的“A”,在巴菲特后来可以称得上真正的“投资”实践中,他继承、检验并发展了这些理论,使其日臻完善。

  1951年,在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巴菲特回到奥马哈,到父亲的交易部巴菲特·福尔克公司做股票经纪人。在巴 菲特·福尔克公司他取得的最大进展不是在投资业上,而是在戴尔·卡内基的公开课上。在课上,他学到了在大庭广众之中谈 吐自如的本领。以后,通过在奥马哈大学教《投资学原理》,他使自己的这种本领日臻完善,这种本领对他日后的投资至关重 要。

  

  1954年,巴菲特前往纽约到恩师格雷厄姆的投资公司——格雷厄姆·纽曼公司任职。由于格雷厄姆的保守态度, 使他拒绝对公司进行任何主观的分析,而是乐于坚持自己的教学准则。这常使投资公司出现持币待投的现象,从而丧失了许多 机会。巴菲特意识到这一点并开始研究质量因素对公司内在价值的影响。为此他会亲自到公司拜访,探寻一家企业比另一家更 成功的秘密。尽管格雷厄姆并不赞成巴菲特的做法,但巴菲特还是把这些研究结果默默地用在自己的投资上,他取得了比格雷 厄姆·纽曼公司更高的投资收益率。

  从1950年离开大学校园以来,巴菲特的个人资本已由9800美元激增到了14万美元。1956年,格雷厄姆 退休后,投资公司解散,巴菲特带着他14万美元的成果重返奥马哈。

  1956年5月,他组织身边的亲友,筹集了105000美元资金,注册成立了巴菲特有限公司。虽然此时的巴菲 特还没有稳定的收入,但却有着令人惊愕的自信——他并不担心如何挣到更多的钱,却开始担心如何处理当他变得富有后难以 计数的金钱,更担心他的孩子们会受到金钱的腐蚀。同时巴菲特内心的自信和清醒的规划,使得还没有辉煌业绩的他得以从公 众中获取资金。资金是他从外界需要的唯一的东西,他从本质上对提供建议者和金融预言家持怀疑态度。

  对于一种有投资价值的股票,巴菲特必须首先说服自己,而一旦他做到了,他就不会在意别人的意见。因为他知道预 测股票市场走势与买卖时机是毫无意义的,没有任何资料能用于判断宏观经济形势。他只相信自己的分析,他一个又一个地选 出廉价的股票。他的才智并没有反映在他的经营范围上——那只局限于投资业,他的才智蕴藏在他的精神之中,他的整个精神 都凝聚在一个绝妙的发泄中,就如同他在孩提时代分发报纸一样。他一个公司接着一个公司地分析着,然后记在脑子里。一旦 某个公司变得便宜了——股价低于公司的内在价值了,他便毫不犹豫地出击。

  1961年,巴菲特在登普斯特尔公司身上投下了100万美元的赌注,这是他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投资。这是一家 有80年历史的风车和农用工具制造厂。当时,登普斯特尔公司在停滞的销售和令人担忧的利润中苦苦挣扎。巴菲特在几年前 就曾经研究过这种股票——它是一种廉价的符合格雷厄姆购买原则的股票,巴菲特用合伙人资产的1/15买下了达到控股的 股份额。之后,巴菲特任命自己为董事会主席,这一举动表明他绝不甘心只做一个投资者。可事实上巴菲特并没有能力使企业 扭亏为盈。认识到这一点后,他请了一位真正的行家哈里·博特来管理企业,博特非常出色地做着巴菲特所不能做的工作,从 工厂里榨出现金供巴菲特投入到股票和债券中去,投资之后的这些工作是格雷厄姆不提倡也从未尝试去做的。

  以105000美元起家的巴菲特公司,到了1962年达到了720万美元的资本,比格雷厄姆·纽曼在鼎盛时期 还高。其中有100万美元是属于巴菲特个人的。尽管他还未在整个公众中名声大噪,但他已不是无名小卒。最初的由7个人 组成的投资小团体已发展成为拥有90人的投资集团。

  随着合伙人公司财富的不断积累,巴菲特投资经验和独具特色的投资理论也在不断积累着,并为财富的积累提供了强 有力的手段。

  从1956年到1966年的10年间,巴菲特有限责任合伙人的收益率连续10年超出道·琼斯指数,平均每年超 出29.44个百分点,而且没有哪一年投资收益率是负值。对于一个最初始的投资者来说,每10万美元都变成了80.4 万美元,而巴菲特本人更是从中受益匪浅,36岁的巴菲特已经变得相当富有了。他的合伙人公司被《奥马哈世界先驱报》称 为全美最成功的投资企业之一。

  60年代是美国股市牛气冲天的时代,整个华尔街进入了一段疯狂的投机时代。对于很多资金持有人来说,这是争先 恐后的年月。电子类股票、科技类股票突飞猛涨,随着投资者们对短期利益的追逐,股指也不断创出新高,在投资者“恐惧” 和“贪婪”这两种情绪中,后者占了上风,在乐观的预期下,他们对再高的股价都不害怕,把套牢的恐惧忘得精光,只是相信 还有上涨空间。证交所排起了长队,投资基金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但他已不能找到足够的符合自己标准的股票了。尽管只 要追逐市场,不动任何脑筋就会变得越来越富有,但是巴菲特永远是一个真正的“投资者”而不屑做投机家们做的事。

  巴菲特在给合伙人的信中写道:“现在的投资时尚并不完全令我的智慧满足,也许这是我的偏见,而大多数无疑是不 合我的胃口的。我不会以这种途径投入我的资金的,因此我也确信不会用你们的钱来做这件事。”巴菲特不相信股评专家们的 预测,他甚至不屑于用“内部消息”去赚钱。1968年的一天,当他的经纪人为他买进了价值5万美元的股票后,巴菲特突 然打电话让经纪人撤单。原来巴菲特听到了内部消息——他正在吸纳筹码的这家家庭保险公司将被城市投资公司以高价接管。 第二天,消息公布,巴菲特错过了一个获利的大好机会。尽管他明明知道买下它是合法的行为,但他永远有自己的行为准则。

  这时,牛市正断断续续发出死亡前的呻吟,许多股票的市盈率达到了40倍到46倍之高,有的甚至达到了100倍 ,尽管如此,基金经理们仍乐观地认为人们在特定的时刻认为某种股票价值多少,股票就值多少。巴菲特对寻找股票彻底失望 了。1969年5月,巴菲特做了一件非同寻常的事——他担心自己陷入对苦难不幸的哀叹之中,同时也担心所得的赢利付之 东流,他宣布隐退了。有关巴菲特开始清算合伙人企业的消息震惊了他的合伙人。当市场正在牛市的高潮中时,他却准备退出 了,他无法适应这种市场环境,同时也不希望试图去参加一种他不理解的游戏而使自己像样的业绩遭到损害。隐藏在巴菲特这 一决定背后的勇气是独一无二的。

  就在1969年的6月份,巴菲特隐退的决定开始被认为是英明的了。道·琼斯指数下降到900点以下,一个个的 高空飞行者都坠落了,这只是一个下降的开端——到1970年5月,股票交易所的每一种股票都比1969年年初下降50 %。

  如果有人翻翻巴菲特的纪录,会发现40年来巴菲特没有用过财务杠杆,没有投机,不冒无谓的风险,而且没有哪年 亏损。尽管持反对意见的人总是说他的某项新投资“这次”会失败,但在同一时期,却没有任何人的纪录可与巴菲特相媲美。 严格地说,甚至没人能够接近他。现在巴菲特开始要超越金融界,获得更大意义上的成功。他说他最喜欢的持股时间是“永远 ”。这也让华尔街内外的人大为吃惊,现代人的耳朵还受不了“永远”这个词,通常它只是小说或传说中的字眼。

  工作是巴菲特的生命,而食物和住所只是小事一桩。他照旧自己开他的蓝色林肯。他也没有富丽堂皇的房子,他独自 一个人待在书房里,没有顾问也没有仆人。

  当巴菲特名声大振以后,他在奥马哈的住所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心。人们经过他住的法南街时,都把车速降到快要停下 的地步,他们好奇地注视着巴菲特那座朴实无华的房子。人们常常可以看到他在那里静静地享用着

、可乐,或者拿着报 纸和年度报告自得其乐。偶尔,巴菲特也会抬起头来,看一眼这些好奇的过客。

  巴菲特是美国生活中的一个独特形象,他不仅是位伟大的资本家,而且是位伟大的解释美国资本主义的人:他教导了 一代人该如何考虑业务;他证明了股票投资不只是碰运气的游戏,它也是一种合理的具体的事业;他在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中 都追求着最高的权益资本收益率。巴菲特投资方法的驱动力来自资本的合理配置,为了达到这一点,他在决策中把他的推理能 力发挥到极致并在投资实践中使之不断提高。

  “巴菲特方法”没有超越大部分投资者理解的范围,你不必在公司估价方面拥有MBA(工商管理硕士)的水平就能 成功地运用它。在过去的40年中,巴菲特经历过两位数的银行利率、高通货膨胀和股市崩溃。这些风雨把他磨炼成了一个最 伟大的投资家,也磨炼出他与众不同的个性:积极进取、不慕虚名、勤奋敬业、谨慎而且理性。

的 是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主要投资股票、债券和货币等投机市场,常常可以看到人们把其称为 “臭名昭著的量子基金”。更由于他直接导演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这出“悲剧”,东南亚一些国家对他更是切齿痛恨。 尽管他毫不吝啬地为全球五六十个国家的教育、医疗和经济发展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但这似乎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某些舆论对 他的敌视。
收藏】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